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啰啰咚》与《接舆歌》、《郢中歌》的历史渊源探究  

2017-04-25 18:3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啰啰咚》与《接舆歌》、《郢中歌》的历史渊源探究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啰啰咚》与《接舆歌》、《郢中歌》的历史渊源探究

《啰啰咚》,是一首流传于江汉平原两千多年的原生态秧田号子,它独具特色的田野演唱形式,不仅美动听,而且还能使插秧者感受到劳动的乐趣。自古以来,荆南水乡有“尚楚风,作楚声”的习俗。据考证,《啰啰咚》在荆南水稻种植区已流传了两千多年之久。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农业生产发展,《啰啰咚》在近几十年中逐渐被现代农业挤出了历史舞台。为了保护这一濒临失传的古老农耕文化遗产,自2001年起, 经过多年挖掘整理,并在监利县文化馆的帮助下,于2008年成功将其申报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禹分九州,荆州雄居其一。《荆州府志. 田赋》记载:“禹贡九州,荆田第八,赋乃在三。人功既修,遂超五等。斯则荆人善田,自古然矣。”由此可见,荆州人善于耕作农田的历史非常久远。然而《啰啰咚》作为荆楚农耕文化特产,它是如何成为荆楚大地上一支农耕文化奇葩的呢?这与孕育和滋养它的特殊土壤是分不开的。监利县是荆楚腹地的鱼米之乡,早在东汉初年就因监收渔稻之利而得名。千百年来,监利先民们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优秀的田歌文化——插秧号子、薅花号子、车水号子等。

据《古学辨体》记载:“楚人好歌,佯狂接與,楚民接音传声,相与而歌。故歌生沧浪(汉水东南),宗《周南》以赋性情,追《风雅》而咏桃夭。”另据《宋玉. 对楚王问》:“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追根朔源,秧田号子《啰啰咚》一唱百和的演唱形式,很具上古《接舆歌》接音传声,下里巴人《郢中歌》属而和者众多的特点。“下里巴人” 即古代楚国的农民,他们用劳动歌声唱响在荆楚大地,这种边劳动边歌唱的娱乐方式,正好应证了古代荆楚农民在田间劳动的场景。《接舆歌》、《郢中歌》一唱众和的热烈场面,与插秧号子《啰啰咚》“群歌竞作,弥日不绝”几乎是一脉相承。这一流传有序的下里巴人歌曲,从形式到内容亘古未变。另外,清代民间手抄本中也有关于《啰啰咚》的记述:“诗三百篇无楚风,江汉间皆为楚地,文王化行南国,汉广《江有汜》居国风之首。然歌生沧浪,楚狂接舆而歌,楚民接音传声,一唱百和,弥日不绝,是曰啰啰咚。”《啰啰咚》作为荆楚原始劳动歌谣,它与中国最古老的《接舆歌》、《郢中歌》可谓渊源深厚。从传世的历史典籍中得知,《论语.微子.楚狂接舆歌》是中国最早用文字命名的歌谣;《楚辞.九歌.孺子沧浪歌》则是中国古代最早以歌谣形式创作的文学著作。在两部古代典籍中,都把“歌”的起源定位在荆楚大地,这充分说明“楚人好歌” 是一个不争的史实。

《啰啰咚》是荆楚先民用勤劳智慧播种在田野地的精神庄稼,由于它根植于广袤的田野,故其名称也显得有些土里巴几。这种怪诞不经的名称,主要是依据秧田号子的衬词——啰----而命名的。在演唱形式上它既有《接舆歌》的“接音传声”, 又有《郢中歌》“属而和者” 的兼容。这些特定的条件构成了《啰啰咚》万变不离其宗的演唱模式。在古代,监利农民把唱秧田号子叫做打《啰啰咚》,插秧的人越多,打《啰啰咚》的气氛就越好。《啰啰咚》演唱分“打闹台、呜号子、讲本、呜头声、接二声、助吆啰(唱赶声)、掀蔸子七个步骤。唱头声的一边呜号子一边击鼓(叫赶鼓),田里插秧的人就边插秧边打和声。鼓声一响,田歌飞扬,田野上就成了插秧农夫们欢乐的海洋。《啰啰咚》在表现形式上,分为《吔啰啰咚》和《花啰啰咚》两种。《吔啰啰咚》采用监南古老方言,原生态高八度边音(假声)发声,无音乐伴奏或仅用边鼓(只有一面鼓皮的大鼓)协调和声。接音传声的曲式结构具有复调音乐特点,一唱百和的群体演唱连贯统一。特别是高腔长调:“荷------啰叶啰啰咚-荷荷往哩咚——咚滴啰----叶啰呀啰耶吔啰咚啊-荷荷往啦”,带有一股天然的原始野趣。演唱形式采用接音传声,一唱众和的高、中、低及和声多声部发音,具有大合唱的振撼音乐效果。 

《花啰啰咚》,在演唱风格上具有典型的监沔小调特色,节奏明快,旋律优美,表现形式独具荆楚地方特色。由于《花啰啰咚》基调中带有“花” 字,在内容上就具备了“荤” 的意思,古代农夫们便借“一荤解百忧” 的特点,激发劳动热情和排解劳累。《花啰啰咚》也是一唱众和,衬词悠扬婉转,词句缠绵悱恻,大胆狂放,轻佻风流,具有挑逗性和煽情性。如:“正月(呀)里,是元(啰)宵,缎子(的)荷包(是)才起(呀)头--(吔呀啰儿吔--吔呀啰儿啰),绣个狮子(是)滚绣(啊)球--啰呀啰的咚哎--咚呀咚的啰--花荷包(啊)洒须(呀)飘--嗬嗬粒粒啥呀--啥啥粒粒啰--花蓝哪里挂,凤穿牡丹花,郎要缠到姐(呀),姐又缠到他,难舍的难丢(啊)奴的哥哥啥……。”

秧田号子《啰啰咚》是古代劳动人民用勤劳动智慧,以《接舆歌》和《郢中歌》为原形,创作编排的一种劳动文化艺术,其目的是为了渲染劳动热情,增加劳动干劲,使人们从大强度劳动中自娱自乐忘却疲劳。在中国古代民歌中,最早产生的“歌”就是劳动歌谣,《啰啰咚》产生的时代背景,就是远古农民春种秋收的希望寄托。《啰啰咚》在荆楚大地上历经两千多年的民间口耳传承,并形成了一道独有的农耕文化风景。特别是在近千年的传承中,一些文人墨客也留下了对插秧号子的真实描述。如:唐代大诗人刘禹锡在《插田歌》中写道:“田塍望如线,白水先参差。农妇白纻裙,农父绿蓑衣。齐唱郢中歌,嘤伫如竹枝……。”清代文人李凋元也在《秧歌笔记》中写道:“农者每春时,妇子以数十计,往田插秧,一老挝大鼓,鼓声一通,群歌竟作,弥日不绝,是曰秧歌。”故两千多年来,插秧歌在荆楚大地上一直被种田打土的泥腿农夫,当成了赖以生存的精神食粮

《啰啰咚》作为江汉平原的农耕文化特产,在荆楚大地千年传唱不衰的精神动力,就在于农民对丰收寄予了无限希望。千百年来,荆楚农民都十分奉信“栽秧田里不唱歌,谷穗一定长瘪壳”的说法。只有这样厚重的文化元素,才能奠定下里巴人创作《啰啰咚》的坚定信念。讲本是秧田号子的主要內容,一般由音质和乐感较好的人演唱,唱词开头比较固定。如:“自从盘古开天地,一首田歌唱到今。轻轻打起龙凤鼓,慢慢逍遥把歌轮。”为了活跃劳动气氛,后面讲本的歌词可以灵活多变,甚至可唱一些打情骂俏的荤段子,只有这样才能激发插秧者的劳动干劲和热情。如:“郎唱秧歌姐要听,秧歌无姐唱不成;郎唱秧歌姐在听,好比春风一阵阵。头上青丝风吹散,腰系纻裙一撇开,顺风调戏女裙衩,栽秧田中乐开怀。”这些骚丽的词句更加应正了刘禹锡在《插田歌》中“但闻怨响音,不辨俚语词。时时一大笑,此必相嘲嗤。”这段唱词充分显示了泥齐膝盖水齐腰的插秧农夫,壑达乐观的精神面貌。

《接舆歌》、《郢中歌》与《啰啰咚》,在表现形式上有很大的相似性。这些原产于荆楚大地的古老歌谣,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和精神财富。《啰啰咚》顽强的生命力,主要是靠广大百姓以田野作为传承载体,才得以在秧田中生生不息,代代相传。而《阳春白雪》则因其曲高和寡,早已成为了过眼烟云。

为了有效保护荆楚秧田号子《啰啰咚》,2006年,在监利县文化馆的支持下,我带领7个农民到武汉扬子江音像出版社录制音像资料。刚进录音棚时,几个素面朝天的农民很不被音乐家们看好。当录音结束后,评审专家对演唱效果非常满意。省音协主席方石说:“《啰啰咚》是具有山歌风味的水乡田歌,采用多声部原生态发音,音域高亢粗犷,接音传声一气哈成,具有很强的音乐震撼效果。”2007年,《啰啰咚》经省音协推荐,湖北省人民政府将其纳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被国务院正式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综上所述,《啰啰咚》是荆楚大地上土生土长的原生态农耕文化遗产,同时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在两千多年慢长的历史长河中,它的天籁之音响彻了荆楚大地,并让历代农民从劳动的歌声中享受了劳动乐趣。为此,荆楚儿女千万不要忘记自己的乡愁,继续发扬“尚楚风,作楚声” 的优良传统,确保荆楚优秀农耕文化遗产——秧田号子《啰啰咚》的乡音土调,继续有序传承下去。

 

作者  赖晓平  长江大学研究员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