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2013-02-28 13:3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赖晓平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古文泉县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古文泉县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古文泉县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古文泉县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洪湖湖底发现传说中的古代村落废墟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一、湖底淤泥现废墟

2013年3月24日,天气乍暖还寒。笔者陪同荆州电视台社区频道总监江虹,荆州新闻网副总编王勇及长江大学教授李玉泉等人,到洪湖湿地保护区考察。我们一行十人在洪湖市螺山镇领导的带领下,考察洪湖湿地野生动植物保护状况。在洪湖中间的一条隔堤上,我们发现有很多破碎的古砖瓦及古陶瓷片。

荆州电视台江虹总监与王勇总编看到后,他们出于新闻工作者的职业习惯,用随身携带的像机,拍摄被挖掘机从湖底翻出来的古代砖瓦及破坛烂罐。大量的砖头瓦渣,堆积足足有一米多高。长江大学李玉泉教授认为,这是一处被水淹没后,并沉积了很久的一座古代村落废墟。在这片废墟中,我们发现了大量残破的青砖、青瓦及陶片、瓷片、石碓、石磨、石碾、陶罐、陶壶、瓷碗、瓷杯、瓷盏、花瓶的残缺件。从大量出水的陶瓷片类型和质地上可以看出,其历史跨越时间较长,两宋至元、明、清时期的陶瓷片都有,釉色有黑、白、影青、及青釉等。

我们几个人象寻宝一样在隔堤上仔细查看,一个守湖的渔民见我们在看那些破砖瓦及烂陶瓷片,他很不以为然,并笑城里人少见多怪,连湖里的砖头瓦片都给照像。这位渔民还告诉我们,他们这里有很多人都在洪湖里捡到了完整的小陶罐及带字和花纹的瓷碗。

为了证实渔民所说的事,第二天下午,我又去湖里找到了这个渔民。他认出我是在湖里看砖头瓦块的人后,便把我带回家里。他在家里拿出两个小陶罐,两个白瓷双圈的李字款碗底,并说,还有两个完整的青花碗及一个小陶壳,被在城里工作的儿子带去了。他怕我不相信他说的话,又把我带到了几家在湖里捡回了东西的渔民家里,在一个渔民家里,我看到了一件非常完整的贯耳长流盘口壶,这个壶青瓷黑釉,形制十分优美,具有典型的宋代工艺特点。青瓷盘口壶由于在湖水中浸泡的时间太长,壶嘴上面釉子剥脱的地方,还沾附着一些出水后干枯了的苔藓。

在一个姓蔡的老渔民家里,他将前些年在湖里捡回来的两块铜片拿了出来。当我看到两块葵花形的铜片后,一眼就认定这是两面古代铜镜。经过仔细查看,这是两面很有代表性的南宋铜镜,铜镜一大一小,背面都铸有“湖州真石家念二叔照子” 的铭纹。另外,还有一个热心的渔民拿来了从湖里捡来的几块青砖,青砖很薄,长约30厘米,宽约10厘米,厚约3厘米。砖的一端有些模糊不清的文字,一侧模印有高凸的“米” 字纹,经初步认定这应该是一块六朝时期的古砖。


二、渔民传说勾往事

我向渔民们打听,那些破砖瓦烂瓷片是怎样被埋到湖里去的,鱼民们便七嘴八舌,向我讲述洪湖形成的传说。其中讲述得最精彩的是一位姓蔡的老渔民。

他说,很久以前,洪湖并不是现在的洪湖,而是一个方圆百里的小县——叫文泉县。文泉县是古代一个非常富庶的鱼米之乡,它的地理位置东接螺山、界牌、石码头。西至福田寺、瞿家湾、周老嘴。南面有文南湖、白螺湖、大蚌湖。北面有马骨湖、青草湖、大沙(浐)湖等。在古代,文泉县是连通湘岳、荆沔的主要交通要地。据老辈们说,三国时期,曹操败走华容道时,就是经过文泉县的地面上逃往荆州去的。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文泉县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突然被地陷沉没到湖底下去的。并且在一夜之间,文泉县所有的人畜连同房产屋宇,都沉没在一片汪洋之中。据老辈子传说,整个文泉县只有一个县老爷逃过了这场劫难。因为县老爷都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他们有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福分。

文泉县下沉的当晚,县老爷在县衙内看见一团火球从天井直窜到他的卧房内,火球在卧房里一阵乱飞,顿时帐子和被子就被烧燃了。县老爷慌忙跑到县衙外面,正准备叫人救火。不料外面狂风大作,飞石走沙,他在黑夜里的闪电亮光中,看见眼前,山崩地裂,地直往下沉。县老爷吓得两腿一软,双膝跪倒在衙门外的狂风暴雨中。

突然,一匹受到惊骇的烈马,跑到他面前立起两只前蹄咆哮嘶鸣,县老爷顾不上多想,一手就抓住了马鞍子翻身上马。他骑在马上,魂飞魄散,任马由缰飞驰而去。县老爷上马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夫人就紧跟在他后面,县官夫人见老爷上了马,就随即一手抓住了马的尾巴。县老爷骑在马上,借着闪电的亮光,失魂落魄地回头看见马蹄子后面,滚滚向下陷塌的土地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县老爷的夫人,死死抓着马尾巴拼命呼喊:老爷呀!快救我!老爷!快救我呀……。县老爷听到夫人在马后面拼命哭喊,他侧身一看,夫人的双手死死抓在马尾巴上,身子在地陷涌起的水潮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水沟。县老爷见烈马驮着自己,尾巴上又拖着夫人,他几次申手想把夫人拉上马来,但马尾巴就象生铁一样僵硬拉不动。县官在马背上想了很多办法都够不着夫人的手,但疾驰的马被县官弄得十分吃力,眼看地陷的速度就要超过奔马的速度了,如果马跑得再慢一些,地陷就会将自己和夫人连人带马一起吞没。

县老爷看到象离弦之箭一样,在马蹄后面急速下沉的土地,他恨不得这匹快马再生两个翅膀,赶紧与夫人脱离这场劫难。县老爷一心想把夫人拉上马背,他双脚踩在马蹬子上,一只手拉着马鞍,再侧身用一只手慢慢向夫人的手申过去,可始终够不着夫人的手。县官用尽平生之力,将马尾巴拉扰过来,可马尾巴经他使劲一拉,竟被突然折断了。可怜县老爷的夫人,随同断掉了的马尾巴,顿时就消失在咆啸的洪涛巨浪中。这匹断掉了尾巴烈马,在受惊受痛之后,便纵身一跃,象腾云驾雾一样飞奔而去。马在黑夜中疾驰了很久,县老爷伤心致极,一片盲然,只听到耳边的风声呼呼着响……。

东方渐渐发白,马奔跑的速度开始变得慢了下来,最后它就站着一动不动了。县老爷失魂落魄地从马背上看了一眼身后,他看见逃过来的地方,浊浪翻滚,一片汪洋。这时,他想起夫人及一县的百姓,都死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中,他觉得天昏地转,从马背上一头栽倒下来。县老爷跪在地上,面对眼前正在渐渐上涨的湖水,嚎啕大哭。他埋怨自己的德行不好,害死了一县无辜的百姓。他悔恨自己丢下了一家妻儿老小,却只顾自己的性命。他哭着哭着,眼看湖水已经漫到了身边。他含着两眼泪水,转身想去牵那匹救了他性命的宝马,不料马的四啼已经僵直,就如同泥塑石雕的一样,站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水慢慢浸到了马蹄子上时,县老爷仔细一看,这匹驮着他飞奔了上百里的烈马,竟然真的是一匹泥马。泥马的马蹄子及马腿经水一泡,泥巴就一块一块的往水中脱落。县老爷看见泥马的腿被水泡软后,就“轰隆” 一声倒在水中。随后,泥马身子上的泥土,就变成了一个高高的土墩子。县官在土墩子上作了三个长揖,叩了三个响头后,就往湖岸边的一所龙王庙出家去了。从此,他就吃斋念佛,超度文泉县死难的县民。青灯古佛,忏悔自己的深重罪孽。晨昏跪拜,祷求上天保佑洪湖里的渔民再不受灾难。

后来,当地人把泥马变成的土墩子叫做“官墩,” 官墩上陆陆续续有了渔民居住,并且成了洪湖渔民卖鱼贩鲜的交易场所。现在,洪湖的西面,有一个叫“死赶沟” 的地方,那就是县老爷拉断马尾巴的地方。另外,在洪湖白滟湖的中间,还有一个居住着上百户人家的湖中岛屿,传说是当年县老爷在马背上救夫人的时侯,宝马被县老爷勒得放慢了脚步,就没有沉下去,故当地渔民称它为 “勒马丘” 。


三、史海捞针溯根源

 

在洪湖的渔民中,有关湖底废墟的传说多种多样。但《泥马驮知县》的故事,却是渔民们讲得最多的一个传说。而关于传说中的古文泉县,在中国古代建制史上却没有明确的记载。唯一能找到的蛛丝蚂迹,就是《沔阳历史》上的记述:“清顺治三年(1646年),沔阳州改属安陆府,分州南境置文泉县,县治新堤。康熙三十年(1691年),废文泉县并与沔阳州。”

经考证,清代以前,几乎没有洪湖这个名称,据《水经注. 沔水》记载:“沔水又东得浐口,其水承浐口、马骨诸湖,洪潭巨浪,萦连江沔。”另据《监利县志》载:“明成化年间,长江泛洪,洞庭湖暴汛,沔水西南多次溃决,两水相攻,大量泥沙致监、沔境内数个小湖淤高,并形成南北两个大湖(即上湖和下湖)。”由此可见,在明代,洪湖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大湖泊,也根本没有洪湖这个名称。清朝康熙中期,新设立不久的文泉县废除,这可能与上湖、下湖融为一体后形成洪湖有关。

笔者推测,文泉县沉没在湖底的可能性有两种:第一种就是传说中因地陷所造成的,但这一推测的可能性不大,一个县的地方突然地陷沉没了,这在古代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发生了这样大面积的地沉,地方官员一定要上奏朝廷,朝廷和地方史志上也一定会有记载的。第二种推测的可能性要现实些,文泉县地处长江、洞庭湖的东北面,汉水、沔水和夏水(东荆河)的西南面。由于这几大水系每年汛期,都要从上游搬运来大量的泥沙,并且逐年将文泉县两边的湖泊淤高,久而久之,两边的湖泊被长江和汉水泛滥的泥沙越抬越高,从而使文泉县漫漫变成了湖泊。

虽然文泉县从历史上消失了很久,但洪湖渔民一直流传着各种有关文泉县的传说与故事。生活在洪湖里的渔民们,把文泉县当成了自己祖宗的故乡,他们世世代代都在传说着祖上流传下来的故事。因为那些传说与故事,都是从文泉县的水土上滋生出来的,所以他们不想让那段沧海桑田的历史,被洪湖的浪花淘得一干二净。

现在,洪湖渔民们把湖底出水的每一件遗物,都当成了文泉县的传家宝物,哪怕是破烂残缺,他们捡拾到后,都会一一珍藏起来,其目的就是想让后人知道,这些水下遗物就是自己祖宗留下来证明古文泉县的证物。我们在洪湖渔民们的家中,所看到的每一件出水遗物,都浸透着古文泉人的聪明才智,这其中的每一件遗存,都负载着一段沉重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78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