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监利插秧号子《罗罗咚》的起源及演唱特点  

2012-04-27 20: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赖晓平     文|图
【原创】监利插秧号子《罗罗咚》的起源及演唱特点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监利插秧号子《罗罗咚》的起源及演唱特点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原创】监利插秧号子《罗罗咚》的起源及演唱特点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监利县位于江汉平原南部,自古以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就有“尚楚风,作楚声” 的传统习俗。秧田号子《啰啰咚》,就是诞生于监利这方水土上的原生态农耕文化遗产,其乡音乡韵,土腔土调,不仅具有浓郁的地方方言特色,而且还具有很强的音乐震撼效果及艺术感染力。千百年来,监利农民在生产劳动中,一直把插秧号子《啰啰咚》当成了减轻劳累的快乐法宝,以至千百年来,在监利田野上久唱不衰。

插秧号子《罗罗咚》起源于春秋末期,据《楚辞韵语》载:“诗三百篇无楚风,然江汉间皆为楚地,文王化行南国,汉广《江有汜》列于二南(周南、召南),乃居十五《国风》之先,楚实为《国风》之首也……楚人好歌,乃有楚狂凤兮,孺子沧浪(汉水东南)之歌。”追根朔源,插秧号子《啰啰咚》,即是根据两千多年前,楚国《接舆歌》衍生而来的一种劳动歌曲。

在监利民间,有一段关于插秧号子《啰啰咚》起源的故事。相传,孔子周游列国时来到楚国,一个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楚国人,看到他乘坐着用四匹马拉的舆车,就边走边唱:“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坐在舆车上听到后,就与随从说:“这个唱歌的人很奇怪,他看我坐着舆车就佯狂而走,口里还高声唱着《接舆歌》,从他的歌词中可以听出,这是一位很有政治远见的世外高人,我要去向他请教一些治国和从政的问题。”

孔子慌忙下车后迎了上去,可是这个唱歌的人根本不理睬他,仍一个劲里大声唱着歌向远方走去。这时候,所有在旷野里插秧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传替着那个人的歌声,并一唱百和。孔子觉得自己很没面子,摇着头说,这是一个荆楚狂人,便迅速驾车离去。之后,楚人觉得这种一边劳动,一边唱歌的场面既开心又很刺激,就慢慢把“凤歌笑孔丘” 的方式,演变成了插秧号子,并用方言将它命名《啰啰咚》。这种土得掉渣的《啰啰咚》劳动号子,在秧田一经传唱,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在江汉平原水稻种植区,一唱就是两千多年。

另外,在《楚辞韵语》中还有一段记载:“歌生沧浪(汉水东南),宗《周南》以赋性情,追《风雅》而咏桃夭。楚人好歌,佯狂接舆,楚民接音传声,相与而歌……”。《楚辞韵语》所说的“歌生沧浪” ,监利民间也有一段传说:战国末期,屈原被楚怀王流放江南,他路过江汉平原时,被一条叫沧浪河的河水阻隔,他在河边看到了一条鱼船,就请渔父渡他过河。渔父见他举止儒雅,一脸忧愤,为了安慰他,就在船上唱了一首《孺子歌》。屈原听到后很受感动,后来他就在《楚辞》中把这首歌整理叫《沧浪歌》:“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在史集中,《诗经》里的诗歌,是古人用来吟唱的歌谣。最早以“歌” 名命的歌是《论语. 微子》中的《接舆歌》。最早用“歌”命名的文学著作是《九歌》,《九歌》是《楚辞》的篇名,其中《孺子沧浪歌》,是屈原根据楚国民间歌谣创作整理的,这是继《诗经》之后,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部诗歌总集。在中国古代民歌中,劳动号子是产生最早的民间歌谣。田歌、渔歌、牧歌、夯歌,同属古代劳动号子范畴。这些劳动歌谣,是古代劳动人民用勤劳和智慧,集体创作的一种口头文学艺术,其创作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渲染劳动热情,增强劳动效力。

古人创作插秧号子《啰啰咚》,正是为了提高劳动效力,增强劳动热情而采用高超的艺术手段,把劳动者从娱乐中,引导到轻松快乐的精神世界,使人们在大强度劳动中忘却疲劳,充分发挥劳动潜能。插秧号子《啰啰咚》在江汉平原上诞生之后,它的文化艺术作用就象茁壮成长的庄稼一样,成为了广大劳动人民寄托希望,又可享受的精神食粮。

早在唐朝时期,大诗人刘禹锡就亲身感受到了插秧号子的艺术魅力,他在《插秧歌》中写道:“田塍望如线,白水先参差……,农父绿蓑衣,齐唱郢中歌……” (郢中歌,就是江汉平原流传的插秧号子)。后来,清代文人李凋元也在《秧歌笔记》中写道:“农者每春时,妇子以数十计,往田插秧,一老挝大鼓。鼓声一通,群歌竟作,弥日不绝,是曰秧歌”。千百年来,监利插秧号子《啰啰咚》,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在江汉平原口齿相习,世代相传而形成了一道独特的农耕文化风景。

插秧号子《啰啰咚》,在江汉平原经过了两千多年的传唱。随着农业科枝发展不断进步,几千年的原始插秧劳作方式,已逐步被现代化机械取代。因此,插秧号子《啰啰咚》,随着现代农业发展,逐渐从人们的视听中淡出。现在,这组古老的原生态劳动号子,在继存和保护方面,已经面临着即将失传和后继无人的严峻现实。

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正是因为有了一棵大树,才拯救了江汉平原古老的插秧号子《啰啰咚》。柘木乡古老的赤湖河边,有一个村庄叫赖桥,村中心生长着一棵千古树。农闲时,村里的人们都习惯在大树底下休闲。十多年前,我与一帮歇伏的农民在树下乘凉,无意中说到了插秧号子《啰啰咚》,几个在坐的老人顿时精神为之一振,他们非常自豪地说:“年轻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唱插秧号子,在十里八乡都是挂了头牌的。”

 “人上一百,娱艺诸全” 。坐在树下的一群年轻媳妇及小伙子们,听说老人们会唱插秧号子,他们觉得很稀奇,便七嘴八舌地围着一帮爷爷奶奶,硬要听他们唱一下《啰啰咚》。提出这种要求的少数年轻人,是想拿老人们开一下心,但大多数年轻人是真心想听一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啰啰咚》。老人们都故作推辞,说好几十年没有唱了,恐怕声音唱的不好听。他们口里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想唱一下那高八度的“六音子”《啰啰咚》, 让年轻人们见实见实自己当年让人们佩服的嗓音。其实这些老年人,年轻时都是村里唱《啰啰咚》的高手,一个个嗓音高得惊人。

几个老人经过简单分派角色后,便一齐站在大树底下放声歌唱。那嘹亮的声音,优美的旋律,顿时在村庄的上空回荡。很快,墩台上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被这久违的歌声吸引到大树底下。曾经听过他们年轻时在秧田中唱歌的人们,都说这是原汁原味的插秧号子《啰啰咚》,那高昂激荡的声音,仍然在老人们的喉管中不减当年。一大群年轻媳妇及小伙子们,听到了犹如天籁之音的插秧号子《啰啰咚》后,当场就着了迷,一定要老人们教他们学唱这种怪腔怪调的《啰啰咚》。

为了让年纪轻一点的人学唱插秧号子,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每天晚上都把老人们请来家里当教练,并在插秧的时候把他们请到秧田里边插秧边示范唱《啰啰咚》。经过两年时间,几个大哥大嫂已经在旷野中练好了嗓子,每当有一点空闲时间,我就把他们召集的大树底下,排练演唱插秧号子《啰啰咚》。近些年的插秧季节,我让这几位大哥大嫂们联手插秧,目的是要他们在田野中亲身体验劳动娱乐的气氛。这些迷上了《啰啰咚》的大哥大嫂们,对演唱插秧号子也非常执着。只要村里一开秧门,他们就相互帮助串联插秧,村里的秧插到哪里,哪里就飘荡着秧田号子嘹亮的歌声。这种边插秧边娱乐的劳动方式,不仅深受全村农民喜爱,而且还大大提高了劳动效力,并让插秧的人们也亲身感受到了劳动的轻松愉快。

近几年,唱插秧号子在赖桥村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每到插秧时,四个挂头牌的农民歌手各唱各唱各的角色。最先就由王冬生打闹台:“打起来哟闹起来呀——大家打起精神来——哟”。随即,王斯斌“ 罗——耶呜——哇呜哇呜哇……罗耶也罗咚呀-(呜叫子)”,所有插秧的人都跟着王斯斌“荷——荷往哪” 打和声。紧接着蒋冬生讲本 “ 自-(呀)从(-哦啊)盘(-罗-耶)古-(哦呀)开(哟喔)天-(罗哦)地--”。 王斯斌呜号子:“荷-伙-荷-耶——啰——也啰耶啰啰咚荷荷往哩咚哎”。 再由陈凡珍接二声“咚滴啰-耶——耶耶啰耶啰耶也啰咚呀-”所有插秧的人群跟着一齐“荷-荷-往-哪” 打和声。“助吆啰” 的 王冬生“好热闹啊——好热闹啊!好是将军打旗号——啊(群体和声)啰耶-鸣哇……啰-耶也啰咚呀-荷-荷-往-哪”。

“赶垄子”( 打码头)的蒋冬生接力传唱“轻(-哪)-轻(啰啊-)打(耶)-起(哟)龙(哦)-凤(啊)鼓;慢(哪)-慢(罗啊)-逍(啦)遥(啊)-把(哟)歌(啊)轮;歌-(呀)-有(哦)-三(啦)千(啰)-七(哟啊)-百(哟)本;不-(哇-)知(哟-)哪(呀啊)-本(啦)-爽(啰哦)-精(啦)神【(男声号子)荷-伙-荷-耶啰也-啰耶啰啰咚-荷荷往哩咚哎——(女声接音号子)咚嘀啰-耶——耶耶啰呀啰耶也啰咚呀荷荷往哪】”女声讲本:“一(呀)首(喔)田(啰呀耶)歌(呀)唱(啰)到(哟)今-”。最后王冬生“掀蔸子”( 接尾)“不唱哒呀不唱哒哟——不把声气(音)唱嘶哒哟【(群体呜叫子)啰-耶-呜-哇-呜哇呜哇……啰耶也啰咚呀荷荷往哪】男女单口接音传声‘喔呵呵呵呵呵——喔呵呵呵呵呵……【群体祭风结尾】哦——喔——”(祭风,又称唤风,表示劳动场面太热,希望呼唤过来一阵凉爽的清风)。

另外,打码头的唱词灵活多变,可以即兴编一些搞笑的或荤段子歌词。如民间打情骂俏的对唱情歌, “哥哥挑秧下田来,妹在田里把秧栽;两脚忙忙赶过来,与妹品排把秧栽。哥是田中一蔸秧;妹变稗草来挨上。只怕哥的心肠狠,把妹甩到田埂上”。“ 天上星星摆银河;妹的情郎多又多。心想过河插一足;又怕蚌壳刺到脚。 太阳落山又落坡;筲箕淘米用手搓。心想留哥过一夜,筛子关门眼睛多”。“ 红颜女子一枝花;不知此女是谁家。为何不嫁读书子;免得田中把秧插。相公不必把口夸;几个读书享荣华。嫁的虽是农家子;朝在田中暮在家”。 即兴搞笑词如:“洞庭湖里一支藕,一茎直到尺八口;荷花开在城陵矶,汉口发火烧新堤。”

《罗罗咚》的演唱特点,带有典型的监南方言特色和古老的民间歌谣韵味,音域高亢,旋律粗犷,气氛热烈,具有很强的音乐轰动效应。特别是唱词,不拘任何约束,在旷野中信口歌唱,使之能更好地发挥出自娱自乐的作用。在节奏上,秧田号子善于借助:呜、哇、耶、啰、呀、哦、哟、咚等衬词,采用多声部发音。特别是多人组合演唱时,场面更加热烈震撼。号子发音高亢,讲本唱词宛转流畅。打码头的歌手唱得眉飞色舞,抑扬顿挫,具有很强的挑逗性和鼓动性,把所有插秧的唱得神魂颠倒,全身轻松,自觉参与。最后的“掀蔸子” 祭风,众口接力一气呵成,更加使劳动场面显得热火朝天。

插秧号子《啰啰咚》独有的田野演唱风格,不仅旋律优美动听,而且还能使劳动者在劳动中,自觉参与到集体娱乐中来,使之充激发劳动干劲,释放劳动热情,消除劳累郁闷,减轻疲劳痛苦。

现在,监利插秧号子《啰啰咚》,在监利县文化局及文化馆的大力帮助下,已经成功申报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2009年6月,被湖北省文化厅点名参加《荆楚记忆》全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并得到了全场观众最热烈的掌声。2010年6月,参加荆州市首次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2011年10,在监利县委宣传部,监利县文化局举办的“监利《啰啰咚》暨民歌大奖赛” 中一举夺魁。

 


【原创】监利插秧号子《罗罗咚》的起源及演唱特点 - 拾荒斋 -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