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 碾 米  

2010-06-05 12: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碾 米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我沿着村中的小路,无意中走进了村后废弃的碾埠。突然,我的思绪穿越了时空的隧道,让我又回到了曾经碾米的年代。我不由自主地走上了三面临水的碾埠,昔日的碾台,已经荆棘丛生,异常荒凉。我反复搜寻那曾经熟悉的碾槽、碾盘、碾心及碾架,它们早已不翼而飞,唯一留下的只有这个光秃秃的碾子墩台。

在碾子墩台上,我非常失落,总是用一种希冀的眼光,搜寻着那些久违的东西。在那棵曾经系牛歇息和饮水的老柳树边,一个半埋半露的石碾盘跃入了我的眼帘。我非常惊喜,仿佛遇到了久别的亲人。我心酸地看着这个孤零零的碾盘,压在倾斜于水中的老柳树上。碾埠的消逝,使孤独的碾盘支离破碎,无依无靠。也许是哪个象我一样多情的人,将这对熟悉的伙伴移到了一起,并使之相依相偎。我久久不忍离去,便坐到那曾经架驭过的碾盘上,回想当年那段碾米的时光。

我出生的年代,正是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交接的时期。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碾米是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一年四季,只要是晴天,碾埠就一片繁忙。因为这座碾埠是全村六七百口人,赖以生存的粮食加工作坊。碾埠每天只能碾两担大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轮换着碾米。每当轮到我们家碾米,我的父亲就牵牛套好碾架。让我坐在碾架上赶碾,然后他就用一块厚布把牛的眼睛蒙上,防止牛晕碾。我挥动牛鞭,在牛背上轻轻抽了一下,老牛便慢悠悠地拖着石碾,沿着碾槽开始转圈。碾盘上的木轴,在与碾架的摩擦中发出“嘎——嘎——”的声响,这声音异常悠远而又沉长。碾盘在碾槽中无休无止地旋转,我坐在碾架上,赶了很长一段时间,看见老牛反刍的咀嚼中,流淌出一串串白色的泡沫,并发出一声声“呼——哧——呼——哧的气喘。这时我的父亲来了,他说“该翻碾了,让牛歇息吃草和喝水”。 我便把牛系到水边的老柳树上,让它去喝水和吃草。

父亲拿着木撮瓢,顺着石槽翻动已经碾得半熟的大米。我便在老柳树的树荫下,看着父亲蹲伏在石槽边,汗流夹背地翻碾。老牛吃了一顿草后,便顺着塘坡滚到了水塘里困(睡)水,它闭上眼睛,低下头摇晃着两只大盘角,似乎在摆脱那长久旋转的晕眩。碾翻好后,我牵起十分不愿拉碾的老牛,被我的父亲又套上了碾架。笨重的碾盘,被老牛拉着,在碾槽中徐徐滚动,石碾槽中,半熟的大米一遍又一遍地被碾轮碾压。吊在碾架后面的拖扒,跟着碾架同步地在碾槽中把米粒翻动。蒙着眼睛的老牛,拖着疲倦的脚步,一圈又一圈地围绕着碾槽奔走。我坐在碾架上,听着碾轴中发出一声接一声——悠长而又沉重的呻吟,看见老牛不堪重负地气喘出,咀嚼过的一串串掉落到地上的白沫。

俗话说:“人怕进榨坊,牛怕进碾坊”。 我坐在碾架上悠哉游哉,老牛拉着沉重的石碾,在碾轴的沉闷声中,拖着碾盘循着碾槽一圈又一圈吃力地行走。那脊背两边的草肚和水肚,就象两个深陷的大船舱贴到了腹下。为了把米全部碾熟,我也学着别人的样子,用扁担卡在碾架中,让牛拉着在石槽中把米抄动,抄起的米糠被碾架的惯性扬到碾槽外面,纷纷扬扬。精疲力竭的老牛,蒙着双眼一步走得比一步艰难。

米碾熟了,我父亲用撮瓢在碾槽中撮了一瓢米,倒在一个木盆中,然后在木盘中放了一些水。牛卸轭后,我把牛系到柳树荫下,老牛顺势侧卧在地上,整个牛身都在随着急促的喘息颤动。我父亲叫我把泡好的米端过去给喂牛。我疑惑地问“牛只吃草,它怎么能吃米呢?”我父亲说:“牛不光能吃米,还能吃各种粮食,只是人们平时不给它吃”。 我父亲还说:“牛是我们人类的衣食父母,它任劳任怨,为我们耕田、拉车、碾米……自己宁可吃草,把粮食都让给了人吃”。 老牛侧卧在树荫下,似乎听懂了我们父子的对话,不知是感动还是悲伤,它紧闭着双眼,头有节奏地点着,有一口没一口地在木盆中嚼食着大米,眼泪从眼角一直流淌到了嘴边。

随着时光飞逝,科技高速发展,在这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已经改变了中华民族因循了几千年的陈规陋习。碾米——作为中华民族一种独特的人类文明创举,它经过了几千年的朝代更替,却始终没有摆脱那沉重而又笨拙的方式。现在,随着米业加工的日益进步,碾埠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早已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如今,碾米已经成为了一去不复反的历史,但凡亲身经历过碾米的人们,也许终身都不会忘记那段刻骨铭心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