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消 逝 的 风 泽 湖  

2010-03-04 14:1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消  逝  的  风  泽  湖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在监利县柘木乡境内,有一个非常古老的湖泊——风泽湖。相传它的兴衰,与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著名人物有直接关系。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这个湖边长大的。在我们村旁,有一条小港叫来龙港。它弯弯曲曲地从村边的农田中穿行到风泽湖中。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当星期天及假期,我和同龄的孩子们都给生产队放牛。我们一群孩子骑在牛背上,沿着来龙港的港堰,一直牧放到风泽湖的湖边。
    久而久之,我对风泽湖就有了更多了解。风泽湖边,草场宽阔,水草丰茂。我坐在宽厚的牛背上,与孩子们一起信马由缰,任凭牛儿们对水草挑肥拣瘦地一路啃咬。有时,牛儿们也似乎觉得在老地方吃草有些单调,便使起鼻劲,昂起头来“ 嗯嗷”“嗯嗷” 地向远处的牛群走去。几个聚在一起放牛的老人,看见我们这几个骑在牛背上放牛的小童,使劲地勒着牛鼻上的缰绳,似乎有些怕牯牛抵脑。他们老远就跑过来,把我们一个个从牛背上抱下来。
    从此,我们便经常在风泽湖边聚会,并成为了这些放牛老人的忘年之交。在宽敞的湖边,牛群们悠闲地啃吃着青草,老人们静静地坐在湖边,各自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我们也坐在其中,伸着脑袋听他们谈天说地,讲古论今。有时,我们也跟着老人们一起,坐在牛背上绕到小湖的对面。
    小湖的对面有一条小港,老人们叫它阁子港。阁子港两岸各有几十米宽的港堰,一眼望不到尽头。在港堰的两边,稀稀落落地生长着几棵空心的老柳树,都有两三个人合抱。在这条孤形小港的中间,有一个高高的台基,老人们称它为陈家阁。出于童性的天真和好奇,我向老人们询问,这个台基怎么有这样奇怪的名称?
   老人们告诉我,在陈家阁的后面,还有一个叫陈家棚的村庄,六百多年前,它就是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的老家。后来陈友谅做了皇帝,就在村庄的前面,修了一座雄伟壮观的楼阁,起名叫陈家阁。阁楼前的阁子港,就是阁楼的护城河,那阁子港两岸延伸数十里的宽敞港堰,被称做“营路”,顾名思义就是兵营之路。这条路是专门提供给保护陈家棚和陈家阁的兵士们,演练和跑马射箭的教场和训练场。两边的空心古柳树,是当年兵士们插的柳桩,就是用来系马的马桩,后来因陈友谅失败,无人再在上面系马,这些柳桩都长成了苍天大树。
    在风泽湖的四周,至今还保存有陈友谅发迹的四个古老地名:东面有天鹅孵蛋(陈家祖茔);南面有来龙港;西面有军师桥;北面有翻天沟。当年,陈友谅在翻天沟举起义旗,洪湖西南一线的渔民,便勇跃投身到推翻元朝统治的斗争之中。在陈友谅所招集的几百人中,有两位智勇双全的人物,一位名叫张定边,一位名叫张必先。两人虽都是渔民出生,但在军事上却一个骁勇善战一个足智多谋。
    陈友谅在沔阳玉沙县陈家棚招兵买马,声势一天比一天壮大,玉沙县官兵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经无可奈何,只好向州府告急,沔阳州知府即向上级呈报,并请调官军前往镇压。就在现在一个叫军师桥的地方。张必先运筹帷幄,在玉沙县为起义军打了第一场旗开得胜的大仗。
    元至正十二年正月,元宵节刚过,汉阳威顺王遣大将花奴前往玉沙县镇压陈友谅作乱。陈友谅急忙招集张定边、张必先等人商议迎敌之策。在风泽湖西面的一座小桥上,张必先制定了抗击官军的作战方案,陈友谅与张定边都非常赞同,两人便在小桥上拜张必先为军师。花奴的官军一到陈家棚,就被四面的水泽所包围。陈友谅的起义军白天隐蔽在湖中,晚上就偷袭官军,一连几个晚上的夜袭,杀得官军死伤无数并节节败退。而拥兵蕲州的徐寿辉见汉阳城空虚,使趁机发兵攻取汉阳城,随后又向沔城进军。花奴在陈家棚失利,又听说汉阳已经失守,便带领残兵败将退往沔城。陈友谅乘胜追击,并与徐寿辉一起,对沔城进行左右夹攻,花奴在沔城战死后全军覆灭,陈友谅便乘机投靠了徐寿辉。
    陈友谅在武昌称帝之后,便衣锦还乡。他从水路乘船经过的无名小港,被他的随从谋士起名叫“来龙港”。到达陈家棚后,见到当年住的小窝棚的确有些寒酸,他命部下在陈家棚村前一里,修建造一座金碧辉煌的楼阁,以供家人分享其九五之尊的荣耀。为了防患于未然,他在楼阁四周开挖“阁子港”及修造“营路”以作军事屏障。再将前面的无名小湖,以阁楼上之匾额“风泽故里”而命名。从此,阁前的小湖就有了这个风光的名份。
    每当风和日丽,绿草红莲相映生辉。旭日东升,水平如镜,鱼波生浪,水鸟悠游。夕阳西下,牧牛背上,鸥鹭点点,上下翻飞。风泽湖上,晚风习习,陈家阁里,灯火辉煌。来龙港中,舟楫相接,日有千人拱手荡桨;风泽湖里,灯影月光,夜如万盏明灯闪烁。楼阁之上轻歌曼舞,美酒飘香。只可惜翻天沟旁,洪武军一到血洗湖广,荷叶亭下已人头滚落。当年的“翻天沟”,却变成了今天的“血水湖”。
    后来,随着陈友谅的惨败,陈家阁这处人间仙境,也随战火灰飞烟灭。昔日清彻的阁子港及平敞的营路,早已菖蒿遍地,杂草丛生,只配做了饲牛养马的场所。那美丽的风泽湖,也因改朝换代时光流逝,而被枯荷败苇淹没。如今仅能看到的,只有雪地上留下的一串串孤鸿的足迹。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