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流浪笔记 重归故里 [原创]   

2010-02-03 21:3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 年1月30日,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太太怀着急切的心情,自深圳飞
    抵武汉天河机场后,再经过近五个小时的车程,来到了监利县柘木乡赖桥
    村,取回了她公公卢翰屏流失在外多年的几个笔记本及相关资料。
        老太太名叫曹寿雪,今年68岁,她的老伴叫卢丽生,是笔记本的主人
    卢翰屏的儿子。上世纪60年代初期,卢丽生清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科研
    单位从事核物理研究,因长期在实验室与放射性元素接触,故身体状况非
    常差。2009 年6月底,卢丽生先生因病医治无效而离开人世。他的同事在
    其丧葬期间,无意查阅到笔者的一篇文章《江门关税司卢翰屏笔记》。在
    该文中笔者提到了卢翰屏子女的十四份毕业证,其中就有一份是卢丽生的,
    上面还贴有他十三岁时的照片。
        当时,卢丽生的这位老同事就将我的文章,从网上下载后送到卢家,
    处于万分悲痛中的曹寿雪老人及其子女们都非常惊讶。曹老太太拿着文章,
    来到卢丽生先生的遗体旁告慰:你生前多次提到公公的笔记本,今天你的
    好友已在网上发现,我会尽快想办法与作者联系,了结你生前心愿的。
        2009 年7月,曹老太太通过湖北省民政厅查到了我的详细地址后,并
    委托当地民政部门与我联系。民政部门的领导很直接地向我表明:你收藏
    的几个笔记本,他的后人在网络上已经看到,并想收回去,至于多少钱请
    你开个价。我当即表示:我们不谈钱的事,我考虑的是首先要对卢翰屏的
    笔记本负责,只要是他的后人来拿,我会无偿奉还。但来拿的人必须是他
    的子孙,并一定要当地公安机关出示相关证明。否则,无论多少钱我都不
    会卖掉。
        民政部门将我的要求反映后,湖北省民政厅的一位领导就与我取得了
    联系。他说:卢翰屏有一个孙子叫卢凯在北京工作,因工作太忙,希望你
    把他祖父的笔记本及其相关资料送到北京去,他一定会重谢你的。我说:
    我收藏的文史资料很多,但我从来不想图利,象卢翰屏老先辈国初年的文
    学笔记,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份非常珍贵的学习资料,它会让我受益终身。
    如果他的后人一定要收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他的后人出示有关部门
    的证明材料,到我家里来取,我将无条件奉还。
        后来,民政厅领导又多次转告卢凯及卢飞兄弟俩的邀请,都一一被我
    拒绝。2010 年1月30日,卢丽生的夫人曹守雪老人,带着广东新汇县公安
    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从小儿子所在地深圳出发前来湖北。她到我家后,
    首先拿出了相关证明、户口簿、身份证等。随后她又拿出全家人的合影照
    及卢丽生生前照片多张。当我确定曹老太太系卢翰屏之媳后,便拿出了自
    己收藏了多年的两本笔记、三册有关卢翰屏及新汇县政协委员资料(1958
    --1961年)、十四份民国时期卢翰屏子女的毕业证。
        当曹老太太看到自己爱人十三岁时的照片后,老人含泪从包中拿出一
    张卢丽生18岁时清华大学的黑白照说:“这是丽生!赖医生你看这两张照
    片是同一个人吗”?我一看这两照片的确是同一个人,就问:“您家里的
    这些东西是怎么流失的呢”?老人说是文革时期在新汇老家被人拿走的,
    同时被拿走的还有很多英文笔记及其它东西。老人还说:卢丽生生前向他
    弟弟问过老爷子的笔记本,他弟弟听后很反感,误以为他在惦记老爷子的
    遗产。其实这些东西早就遗失了,只是他们没有当一回事,而卢丽生又不
    知道情况问起此事,故弟弟就产生了误解。
        在清点有关卢家的资料之后,我对曹老太太说:您的公公卢翰屏是一
    位很了不起的学者,他不但精通中国古代文化,而且还精通英文,有些笔
    记他是用中文和英文两种文字记录的。曹老太太说:他公公晚清时期在国
    外留学,民国初年在广东省政府当翻译,后来又任过江门关税务司司长,
    他有两房太太,共有十二个子女。解放后又被推选为新会县政协委员,为
    家乡捐献了很多文史资料,这些个人笔记及资料在当时还算不了什么,故
    留在家中,后来听说遗失了,我的爱人非常惋惜。
        最后,我对曹老太太说:我只所以要卢翰屏的后人来拿回去,主要是
    要对这位学贯中西的先辈负责。这些笔记对研究中国近代史具有很高的史
    料价值及学术价值。希望您拿回去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些东西不仅是您
    的传家宝,而且也填补了我国晚清至民国时期的某些历史空白。另外,你
    们八个兄弟姐妹的十四份毕业证,从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及女子中
    都有,这对研究民国时期学校教育体制和教育形式,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参
    考价值。特别是那三册新会县政协委员资料,其中有(1958--1962年)原
    始政协提案近百份,这是当时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时代的
    特有产物。
         曹老太太从我的手中接过资料后,反复提出要给报酬。我说:这些
    东西对我个人来说可谓是无价之宝,千金难买。但面对这些宝贝的主人,
    我将无条件归还。在对笔记的收藏中,我吸取了丰富的知识营养和精神财
    富,这就是对我最好的报酬。由于老人购买的是当天往返的机票,临行时
    老人饱含深情,伸出颤抖的双手与我们全家一一握别。至此,这些经过数
    十年展转和数千里流浪的资料及笔记,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归途。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