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 孤 军 一 二 八 纪 实 (八)  

2009-09-02 20: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鼎新投降日军后,便迫不及待地向日军请战,要报复王劲哉并彻底消灭一二八师。1943年春节过后,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便组织十万兵力,配合飞机、大炮,采用所谓的新牛刀战术,由古鼎新旅作向导,向一二八师驻防地监利、沔阳境内疯狂扑来。
    一二八师百子桥司令部,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之中。突然,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外围工事尘土飞扬,硝烟弥漫。王劲哉料定大事不好,立即奔向师部通讯连。由于炮火密集,通讯线路已被炸毁。王劲哉奋不顾身,飞身上马,向驻守在师部的各团下达紧急命令。
    由于日军采取突然袭击,古鼎新对师部百子桥又轻车熟路,王劲哉知道,面对数倍于己的日军和伪军,死守师部是行不通的。于是,便决定向西南撤退,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渡过长江再图发展。谁知侦察连传来情报,国民党江防部队堵截了去路,并声称:“如果一二八师侵扰防区,则随机予以消灭。”
    王劲哉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可谓前有杀手,后无救兵。他只好仰天长叹一声后说:“我王劲哉为抗日大业,转战中原大地,流落江汉平原,政府无兵响补充,兄弟欲致之死地,前有日寇追杀,后有国军围堵,天罗地网,只有与日军殊死搏斗,方显我军英雄本色。”在场的一二八师官兵无不为之义愤填膺。
    王师长命令部下,紧急到关圣庙集合。在关圣庙誓师大会上,王劲哉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向驻守师部的两千多名官兵说:“一二八师的兄弟们,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原做亡国奴的,你们可以象古鼎新一样投奔小日本,不原做亡国奴的,就跟着我王劲哉打日本鬼子。时间紧迫,生死决断就在此时,我王劲哉决定与日寇血战到底,誓与江汉大地共存亡”。说着他把拳头向前一挥说“兄弟们,等死不如惨死,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也许还有我们一线生机,现在是我们与日寇拼命的时侯了”。话音一落,全体官兵振臂高呼“誓死不做亡国奴,誓与江汉大地共存亡”。
    随后程权五旅长带着直属三八二旅,随同王劲哉激战一天一夜,突围到监利县柳关。柳关是一二八师的军需重地,日军派以大军攻击。天亮后,日军先头部队五千多人,用重炮和飞机对仓库及外围工事狂轰滥炸后,日军又发起地面攻击。三八二旅及守库官兵,尽管遭受了很大伤亡,但仍然奋起反击。因日军攻势猛烈,很快就占领了部分库区。紧接着,巷战、肉搏战与嘶杀声惊天动地。由于日军对库区地形不熟,几次对柳关的冒进都被阻击回去。
    经过两天两夜的浴血奋战,柳关阵地上仅剩下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在与日军殊死的战斗中,王劲哉身先士卒,机枪手倒下了,他便夺过机枪向日军奋勇扫射。短兵相接,他就扔手榴弹或与日军拼刺刀。战斗一直进行到第三天傍晚,柳关阵地上尸横遍地,血流成河。连伤员在内已不足两百人的战斗力,王劲哉面对严酷的战争形式,立即向战士们下达命令:“柳关已守不住了,我们要趁夜色向戴市方向突围”。
    在突围中,师部警卫排长张恒山的妻子抱着四个月的儿子,身上连中数弹,倒在血泊之中,婴儿的啼哭撕心裂肺。张恒山为了保卫师长,忠于职守也顾不得骨肉亲情,拼命掩护师长向前突围。王劲哉见此惨象,奋不顾身,返身拔开战士,从地上抱起婴儿,此时,他的神色十分凄怆。士兵们看到师长此举,个个深受鼓舞,拼死保卫师长突围。
    突围减员已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了,战争处境已经十分危急,随时都面临全军覆灭。突然,前方枪声大作,日军象退潮一样让开了一条通道。王师长正在莫名其妙,忽然听到独立团杨德修团长高喊:“师长在哪里,独立团来接应您”。王劲哉听到是杨团长的声音,便大声说:“德修,我在这里,你再晚来一步,我们兄弟就只能在九泉相逢了”。杨德修一把抱住师长,竞把王劲哉怀中的婴儿挤得呱呱大哭起来。王劲哉说:“这是一二八师的后代,我们就是洒尽最后一滴血也要保护这个孩子”。杨团长从王劲哉手中抱过孩子,对王劲哉说:“请师长放心,有我杨德修在,就有师长和孩子在”。说完后便集合两部残军,向戴市方向紧急撤退。
    正月十八日拂晓,两处人马合编已不足三百人,杨团长把孩子刚托付给当地老百姓后,正准备吃早饭。忽然接到哨兵报告:“我部已被大批日军包围”。王劲哉与杨德修顾不得吃饭,便率部向廖家桥方向突围,这正好与日军主力遭遇。日军寻找的目标正是王劲哉,在此狭路相逢,战争可谓异常激烈。王劲哉与日军数日激战,几天滴水未进,幸遇援军接应。这时正准备用餐做个饱死鬼,可日军却不给他喘息之机。
    警卫排长张恒山带领几十人与王劲哉,隐蔽在一片杂树丛生的斜坡地,特务连长许邦治率部向日军突然发起冲锋,杨德修团长指挥十多门迫击炮,集中火力从日军包围圈中撕开一条血路。警卫排带着王劲哉紧跟特务连后面,杨团长率部断后。王劲哉残部冒着密集的枪林弹雨,从包围圈中向官湾方向前进。
    由于王劲哉的出现,日军兵力越聚越多,火力越打越猛,王劲哉只得率部向湖区突围。在包围圈中毫无目的,左冲右闯,战斗减员十分剧烈。到了官湾附近,王劲哉的身边已只剩下五、六十个人。当进入官湾又与日军骑兵连遭遇,王劲斋的右脚已被流弹击中脚踝骨,行动已经十分艰难,这时王劲哉身边只有二十多个残兵败将。王劲哉料定再已插翅难飞,便命令随从脱下军装,到村中找便衣各自逃生。
    王劲哉穿着便衣,在一个叫王德元的马夫搀扶下,一瘸一拐地随逃难人群向外跑去。当到达彭李湾时,逃难人群中有人认出了乔装的王劲哉。因王劲哉军阀作风恶劣,当地老百姓平时对他都比较愤恨。但鉴于他坚决抗日,在老百姓心目中他还是一个英雄。人群中有一个叫徐国培的人大声说:“王劲哉,你平时心狠手辣,今天要不是看在你誓死抗日的份上,我就把你捆起来交给日本人”。随即人群中有人说:“徐国培你认错人了,他就是王劲哉,你把他交给日本人你有什么好处?”徐国培满面羞愧,哑口无言。
    王劲哉到了彭李湾的消息,在老百姓中不胫而走,尽管王劲哉平时做得有些过分,但关键时刻,谁都不愿出卖这位民族英雄。可是,彭李湾有一个叫彭明辉的无赖,长期不务正业,终日游手好闲。当他听说王劲哉受伤后来到了彭李湾,他认为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便偷偷跑到瞿家湾向日军报告。日军第四十师团户田部得到消息后,紧急集合,由彭明辉带路直奔彭李湾。彭明辉这个平时在人们眼中连狗都不如的家伙,这时带着大批日军,向村里跑来,这是他平生的笫一次风光,他显得非常得意。
    当彭明辉把日军带到彭李湾后,日军把彭李湾及周围几个村庄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彭明辉这时神气活现,在日军的指使下,到村中挨家挨户搜查,凡是不认识的人都用绳子捆起来,并集中村里所有人来指认王劲哉。可是这些绳捆索绑的人中,却没有王劲哉。彭明辉象疯狗一样窜到徐国培的面前说:“太君,就是他最先看到王劲哉的”。日军翻译与安藤小队长叽里呱啦一顿后,对徐国培说:“安藤太君说你是大大的良民,只要你说出王劲哉藏在哪里,皇军就让你升官发财”。
    徐国培说:“别人都说我认错人了,其实我并不认识王劲哉”。翻译说:“你把你认错的人给我指出来”。徐国培就指着那个搀扶王劲哉的马夫说:“我当时以为他是王劲哉,就喊了一声”。日军将王德元从捆绑的人群中拉了出来,安藤用生硬的中国话对他说:“你的交出王劲哉的,可以升官发财的,交不出来的就死了死的”。王德元和徐国培都没有交出王劲哉,彭明辉便对日军说:“王劲哉就是他们藏起来的,如果不说就先杀了他们,一直杀到交出王劲哉为止。”
    日军小队长安藤竖着大拇指对彭明辉说:“喏嘻,你的大大的好”。随后用手一指王德元和徐国培说:“他们的杀了”。两个日军气势汹汹,用刺刀对准王德元和徐国培的胸口,在场的人们心都提了起来,日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咬牙切齿在两人胸前比划,正准备用力刺杀时,忽然有人高喊:“王劲哉在这里,我就是”。人们的目光一齐转向了一个草垛,从草垛中钻出一个人来,他一瘸一拐大义凛然向人群走来,说:“乡亲们,我对不起大家,我没有保护好你们,让你们受苦了,今天,你们其实不要再为我王劲哉作出不必要的牺牲了,但你们为了我还准备流血牺牲,我王劲哉今生恐怕不能报答你们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了,我只能以一跪向各位乡亲父老谢罪”!说完便一膝向彭李湾的乡亲们跪了下去,那只受伤的伤腿,顿时血流如注,王德元不顾一切冲到王劲哉面前,可双手反捆着无法搀扶。王劲哉一手将王德元推开说:“兄弟,我能站起来”。
      王劲哉转身面对日军说:“你们要的是我王劲哉,要杀要刮由你们”。然后,他用手向身后一指说:“我王劲哉的事与他们关,他们也是深受其害多年,先把他们统统放了,我再跟你们走,你们有什么不好交待的,我找你们冈村宁次说”。安藤向人群一挥手说:“统统的放了回家”。人们望着王劲哉久久不愿离去,刚刚松绑的王德元看见王劲哉伤退痛得发抖,便伸手来扶王劲哉,两个看守的日军冲着王德元骂道:“叭嘎”,举起刺刀就要戳死王德元。王劲哉大喝一声“住手”。安藤打了一个手势,两个日军又退回了原地。王劲哉对安藤说:“他是我的马夫,放了他”。安藤说“喏嘻”,便对王德元说:“你的可以走了”。王德元走后,日军找来一张梯子,上面垫了棉被,安藤躬躬敬敬请王劲哉睡在上面,得意洋洋地抬着王劲哉邀功请赏去了……。

             后        记

    王劲哉自西安事变之后,就成了西北军的一支流浪部队,他象皮球一样被国党高层踢来踢去。最初被蒋介石划拔刘峙,从西安开赴山东曹州,所部与日军血战数月,全师人马所剩无几。后奉汤恩伯之命调往江西至湖北咸宁一带整训,并被改编为国民党新编第一二八师,在武汉保卫战中,全师又伤亡惨重。武汉战役失败后,汤恩伯命令其率部赶赴湖南浏阳整编,企图一举将其吞并。王劲哉识破其阴谋之后,便毅然从湖北嘉鱼县渡江,到达江北沔阳。从此,这员骁勇的西北军将领,在江汉平原上因服编不服调,而几次险些遭到国民党军队剿灭。最后,这位流浪的抗日孤将,面对凶残的日军,他前无援手,后无救兵,直到其全军覆灭,孤身被俘。

    王劲哉被俘后,他大义凛然,不肯屈服,被关押在武汉日本宪兵司令部,后来又被押送到南京。1945年日军投降后三天,又被国民党军统抓获,送往西安军法处关押。胡宗南正准备再次把他押解南京时,不料飞机发生故障,便在城郊一商号中将其临时看押。当晚,王劲哉趁小便之机越墙逃跑。逃跑时腿部又摔成了重伤。为了躲避追捕,他白天躲进下水道及墓坑中,晚上爬行,就这样昼伏夜行三天三夜,才爬到了坝桥(距西安三十里)好友李觉先家里。

从此以后,王劲哉就与国民党蒋介石彻底决裂了。他在养伤期间,他派朋友刘俊杰去陕北与共产党联系,中共中央安排王劲哉到陕北马拦军分区,后任命为“陕西自卫军纵队”司令员,与渭南一带的民团及国民党军展开战斗。1946年冬,中共中央派尹省三同志,把王劲哉接到延安学习。1949年全国解放后,他任渭南军分区副司令员。1950年调兰州军区任高参。1951年任陕西省政府参事,陕西省政协常委。1968年病逝。王劲哉一生经历坎坷,其功过是非只有留与后人评说。故笔者遂将多年搜集的史料,整理成长篇纪实文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谨献给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了重大贡献的英烈们。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0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