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孤 军 一 二 八 纪 实(七)  

2009-09-01 09:2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王劲哉积极抗日,国、共两方面都鉴于其军事实力的不断增强,已在乘机竟相拉拢,并故意忍让,而使之其气焰十分嚣张。他依靠逐步扩张起来的武 装力量,迅速从监利、沔加两县延伸到天门、潜江、汉川、汉阳等县。为了争夺对天门、汉川两县的控制,他利用收编的土杂部队与新四军经常发生摩擦,并委任古鼎新为襄北游击司令,潘尚武为副司令,向天、汉地区新四军驻地进行多次挑衅。
    古鼎新自当上了襄北游击司令后,就把司令部设在天门县的干择、马湾一带。对于王劲哉的用心,他心知肚明,这只是王劲哉在利用他在一二八师外围充当炮灰而已。从而,古鼎新便在军事上采取“游”而不击,避开日军,寻找新四军零星部队,大规模出击抢占地盘。在政治上他就是土皇帝,大耍威风,只要一时心血来潮,他便抓几个老百姓来开心。轻则吊打,坐地牢,重则用刺刀戳死或活埋,如果抓的壮丁逃跑,全家都要活埋。
    在经济上,古鼎新更是不择手段,丧尽天良,他为了中饱私囊,他巧立名目,除沉重的田赋公粮外,还另加了“抗日捐、壮丁费、积麦积谷税”等五花八门的强行收费。另外,还采用当土匪时贯用的手段,到处抓人,所有被抓人员,一律巫为“汉奸、土匪、汉流”等罪名。要想活命,只有拿钱赎人,被捉去的要想不被戳死,一般都要花几千上万大洋。如果交不出的,他杀人之后还要烧房屋,弄得当地民不聊生。
    古鼎新为害一方,作恶多端,自当了襄北游击司令,匪性更加膨胀。在干驿、马湾一带,光天华日之下强奸民女,两年之内讨了五个姨太太。特别令人发指的是在天门麻阳,古鼎新在一私塾中,看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学生,顿时兽性大发,当场在私塾里强奸了这个女孩。事后又把她绑在马上带回了司令部,强迫她做了他的小姨太。
    古鼎新在天、汉一带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当地老百姓便暗中编了一首歌谣和一副对联,请汉川县长王季常带给王劲哉:“天见古,日月不明;地见古,草木不生;人见古,有死无生。”古鼎新只有一只眼睛,人称“独眼龙”,据此,老百姓便以“鼎新”二字咒骂一联:“一目高悬,全然不顾两片;双亲不认,割下只有一斤。”王劲哉得知古鼎新在襄北违法乱纪,尽失人心,非常恼火,便要调古鼎新回监沔,古鼎新坚决不服从命令,自此,便与王劲哉产生了很大矛盾,其关系也随之日渐恶化。
    王劲哉为了除掉古鼎新,曾以召开重要军事会议为由,通知古开会乘机诱杀。想不到古鼎新早有防备,几次都借故不参加会议。1942年秋,王劲哉以召开一二八师最高军事会议发出通知,并派参谋亲自将通知送到古鼎新手里,古鼎新只派了一名副官前去参加会议。副官到达百子桥师部后,传达室向王师长报告:“襄北来人了”。王劲哉以为是古鼎新来了,便带着几个警卫准备就地将其处决,谁知来的是一名副官,王师长暴跳如雷,把办公桌都掀翻了。
    会后,王劲哉写了一道密令,派师部传令兵亲自交给副司令潘尚武,命令潘将古鼎新干掉后取而代之。传令兵从师部出发,经过麻阳过襄河,途经古鼎新走狗万鹏举的驻防地,万在盘查时搜出“师部内密令一件,交襄北游击指挥官潘尚武亲启”。便立即产生怀疑,将密令拆开看后,连人带信押送到古鼎新处。古看信后更加惊惶不安,当即将传令兵暗中杀害,便将计就计,一面约潘尚武会谈,一面派人到脉旺嘴与日军联络,准备火速率部投降日军。

当夜,古鼎新预备好酒席,约潘尚武讨论紧急军情,潘尚武毫不知情,如约而来。古对潘几句寒暄之后,便请入席就坐,两人开怀畅饮,无所不谈,待到都有了几分醉意时,古鼎新突然表现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说:“我与潘兄共事两年多,可以说情同手足,肝胆相照,而王劲哉这个人太不仁不义了,他心狠手辣,容不得人……”。说着,他便向潘尚武拿出王劲哉想假手杀他的密令,潘尚武看后脸色大变,顿时向古鼎新一膝跪下说:“我与司令共事两年多,一直对司令忠心耿耿,并无二心,即使就是我接到了密令,也决不敢对司令下手,并且我也会将密令交给司令,让你早作防备”。
    古鼎新见潘尚武言辞恳切,不象有任何对自己不忠的行为。于是,双手将潘从地上扶起,拉到桌上又重新饮酒商量。古鼎新说:“潘副司令,其实王劲哉早有密令,要我严密监视你的行动,如果稍有异常,就地处决。我与老弟同属王劲哉腹外之人,早就在他的猜疑之中,我是怕影响我们兄弟关系,故一直没有向你说明。如果不是今天收到这封密令,我恐怕无法当面向老弟说清楚。”
    潘尚武听到这些话,也觉得古鼎新说得有理,便说:“司令,既然王劲哉这么不信任我们,现在事情已经暴露,王劲哉就更加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不如我们另找出路,免得死无葬身之地。”古鼎新一听,正中下怀,把潘尚武的肩膀一拍说:“老弟,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看来我们兄弟是想到一块去了”。潘尚武说:“我们是投靠国军还是投靠新四军呢”?,古鼎新说:“国军和共军我们都不能投靠,只有投靠日军我们才有出路,其实我早就料到王劲哉要致你我于死地,我便暗中与脉旺嘴日军取得了联系”。潘尚武还在犹豫不决,古鼎新便说:“事已败露,王劲哉马上就要消灭我们,事不宜迟,晚投不如早投,也好让日本人觉得我们有诚心。如果让王劲哉打过来再投,反让日本人觉得我们是在求他保护。”。
    第二天上午,古、潘集合两部所有人马,倾巢向脉旺嘴方向疾行。新四军天汉独立第十一团认定,古、潘两旅是去投靠日军的,便在田二河一线设下埋伏。当这两股匪军一前一后行进到田二河时,突然遭到独立十一团的拦腰截击。走在前面的古旅仓惶应战,又受到脉旺嘴日军的接应,故伤亡很轻逃到了日军据点。潘旅则被新四军拦截,他们边打边退,被赶回到天门观音湖老巢,随后又率残部投靠了驻天门县城的日军。
    王劲哉自传令兵出发后的当晚,便恐怕情况有变,笫二天清早命令参谋长李德新亲率六个团赶往襄北,准备用武力镇压古鼎新。当李德新率部到达干驿时,古鼎新已经投靠了日本人,李德新只好驻扎干驿待命。王劲哉怕古投日后引日军重返干驿,于是命令李得新:“如果古再返田、干,我军坚守阵地,宁死不退”。李德新初入其地,恐日、伪协作,于己不利,便不愿在襄北久留。于是,就采用所谓“焦土抗战”政策,下令将干驿镇纵火焚烧,顿时,干驿全镇火光四起,男哭女嚎,哀声惨烈。大火连续烧了两天两夜,直到把干驿镇全部化为灰烬,李德新才率部返回百子桥一二八司令部,向王劲哉复命。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