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 孤 军 一 二 八 纪 实 (六)  

2009-08-31 17:0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 军 一 二 八 纪 实 (六)   

1941年冬,日军在华中的兵力大量派往华北战场对付八路军。至使一二八师驻防的监沔地区战事相对较为平静。由于正面战线没有重大战事,王劲哉便以肃清地方土匪为由,而实际上是向监、沔东南扩大自己的领地。一二八师进驻监南重镇朱河之前,当地土匪汉流,肆无忌惮,丢票喊款,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一二八师直属警卫团郭兴唐团长带领两个营进驻朱河后,很快肃清了其境内柳彪、赵梅川、常超银、何绪之、何显章、薛南林、秦东海等多个土匪武装,并戳杀了作恶多端的土匪头子20多人,并收编张威、张海华两支土杂队伍。分别将他们改编为独立四团和独立五团。
    一二八师到朱河后,对其所辖四个区及乡公所重新委任区、乡长,下设联保以征稽税收,补充军饷。朱河区上起老人仓,下至三盘棋,成立朱河商行。同时还组织了社训队维护地方社会治安,此时,朱河街上及周边乡村生意兴隆,秩序井然。郭团长驻守朱河期间,经常召开民众大会,每次都要在大会上训话。他常说:“我郭兴唐跟我的王师长一样,是坚决抗日的,我们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能做汉奸,更不能当卖国贼。我把丑话说到前头,如果有人暗通日本人,那就不怪我郭某人刀下无情”。
    一天,郭团长得到报告,说观音洲的保长吴永康,乡长黄某和乡丁黄某三人,暗中与白螺矶的日军有来往。郭团长怒不可遏,立即命令杨发祥营长将其捉拿归案并处死。三人被抓后,杨营长在当地召开了民众大会,会上杨营长指着吴永康等三人对群众说:“日本人是我们的敌人,这三个人作为地方政府小头目,却暗中与日本人来往勾结,我们郭团长要我问大家一声,这三个人该不该戳”?台下的老百姓迫于压力齐声说:“该戳”。于是这三个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活活用刺刀戳死。
    郭团长有个外号叫郭阎王,他性情暴躁,杀人不眨眼。他驻朱河期间,日军飞机经常从白螺矶丁家洲机场起飞轰炸朱河。郭团长便命令街上家家户户挖防空 洞,吴家巷一户开冥钱铺的,叫吴继元,郭团长到他家里检查防空洞时,一脚将他的防空洞踩垮了,顿时火高万丈,拔枪就要杀人。陪同的商会会长晏月贤当时跪地求情,郭团长硬是不准,并立即命令卫士将吴继元拉出后门枪毙了。吴继元被杀后,朱河全街的人都吓坏了。当晚,家家户户连夜检查自家的防空洞,生怕惹出杀身之祸。
    有一次,郭团长召开全镇民众大会,他正在讲话时,开纸烟铺的杨采新迟到了,他命令士兵把他拉出去“打了”(枪毙)。执行任务的士兵正好和郭团长都
住在杨家,士兵便装糊涂,解下身上的皮带,对杨采新一顿乱打。郭团长说:“我
说打了就是枪毙,你们既然打了,这次就饶他一死吧”。杨采新正在惊魂末定,上街头一个叫王典科的又迟到了。郭团长问他为什么迟到,王说是给他母亲煨药去了。过了一会,郭团长又问:“究竟干什么去了”,王曲科吓得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郭团长骂道:“他妈的,你敢到老子面前扯谎,给我拉出去砰了”。最后,郭团长在会上说:“我郭兴唐在朱河杀了很多坏人,但是好人我也杀了两个,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违反了我的纪律,所以只要违反纪律,无论军民一律格杀勿论”。
    王劲哉所部军纪严明,王劲哉本人更是六亲不认,他的老师刘汉文,是清末的一位贡生,他追随王劲哉任一二八师人民指导处处长。刘汉文爱吸鸦片,这就触犯了“铲除烟毒、禁止缠足、如有违者、就地杀头”的禁令。1942年3月的一天,王师长派人把刘汉文叫到师部,并陪老师吃饭,在饭桌上王劲哉问:“老师,你任处长以来,做了哪些好事和哪些坏事”?刘说:“好事我做得不多,但坏事没有做过,只是吃点鸦片”。王劲哉说:“按军法你抽大烟,应该服法,但我们是师生关系,只好劝你回家”。谁知刘汉文自持是王劲哉的老师,说:“我哪里都不去,就到你师部抽点大烟,你还真的把我杀了不成”。王师长一听勃然大怒,命令警卫:“给我拉出去砰了”。刘死后,有一旅长夫妇因吸鸦片被囚于地牢,所部一个团长,几个营长及营副都被戳杀。从此一二八辖区之内,无论军民在鸦片问题上,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1942年5月,日军出动大批军队,向张家坊一线扫荡。扼守要地的机枪见日军来势凶猛,抵御了一阵后有些招架不住,即向湖心的周河湾撤退。王劲哉得知机枪连临阵脱逃,非常恼火,立即将该连连长及20多个头目就地镇法。在镇法现场,王劲哉举着匕首,对集合的官兵们说:“兄弟们,头可断,血可流,此身决不做亡国奴,人死工事在,寸土不能丢。宁为战死鬼,不做怕死鬼。临阵脱逃,也是死路一条。请兄弟们记住,今天机枪连的下场”。
    王劲哉法令如山,杀人不眨眼,无论亲疏,只要触犯他的所谓训令,那就在阎王薄上勾了性命。1942年夏末,一二八师特务连的周排长,在李家河的一条小商船上,拿了一条“紫金山”牌香烟,没有给钱就走了。船主跟着上岸喊:“你拿了我的烟怎么不给钱?”这时,王劲哉正好散步来到这里,船老板也不认识,可周排长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躲到营房去了。王劲哉向船老板问明情况,立即命令特务连紧急集合。集合完后,王师长叫船老板认人,船老板说:“我只看见那个拿我烟的人,左手腕上有一个用墨针刺的‘周’字”。于是王师长叫所有人都露出手腕,的确有一个人的手腕上刺有一个“周”字。王劲哉立即命令将周排长“就地戳杀”。事后,船老板懊悔不已“真没想到,自己为了一条香烟,竟送了别人一条性命”。于是,船老板悔恨交加,把周排长厚重安葬。
    一二八师自从移师江汉之后,王劲哉便在政治和军事上,采取一系列极端措施。由于有计划地整军,建军、收编、集训,部队从很大程度上得到了强大和正规化。从而他便更加仇视蒋介石嫡系,藐视一切抗日武装力量,并妄自尊大,“唯我王劲哉是唯一抗日英雄”。并独自颁布法令 ,重赏重惩,杀一警众,弄得辖区之内人心惶惶,谈虎色变。
       由于一二八师实力的不断增强,其防区也随之不断扩大。王劲哉利用收编的土杂部队,与驻扎在潜江等地的新四军经常发生摩擦。1942年秋,周恩来在重庆得到消息后,为争取王劲哉,便约请原杨虎诚部下,王劲哉的好友米暂沉到曾家岩五十号面谈。在面谈中周恩来说:“在西安事变前,我们与米将军和王师长都合作得很好,我们对待一二八师不能象对待国民党顽固派,要以抗日大局为重,尽量化解矛盾。”米暂沉说:“我与王师长私交颇深,前往调解比较合适,但王劲哉性格倔强,个人英雄主义独出,如果一言不合,恐怕我连自身都难保。”周恩来说:“一二八师不仅是我们的兄弟部队,而且早已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为此,希望你能辛苦一趟,如王师长有什么误会的地方,请你代表我们作出解释”。米暂沉说:“我前去调停,能否说服他,我毫无把握,但对他近年的所作所为,我是深有顾忌的。”
    恰在此时,王劲哉在给一些老朋友的信件中、电报中(其中包括米暂沉),牢骚满腹“你们都在重庆享福,把我丢在前方不管,连个可以聊天的人也没有”。于是,几位朋友乘机复电:“暂沉兄居住重庆,百无聊赖,生活亦有困难,你如诚意邀请,他会投奔你的”。很快米暂沉便接到了王劲哉的电请及汇去的路费。临行前,米暂沉秘密会见了周恩来,两人商量了一些相关事情,并告知新四军方面的联络方式。为了此行方便,米暂沉途经河南时,特意拜会第四集团军总司令孙蔚如(原十七路军十七师师长),故意告知应邀去沔阳。孙正准备派人去一二八师,争取王劲哉,便借机委任米暂沉为其联络官。米暂沉经过老河口第五战区防地时,受到长官部参谋长王鸿韶的接见,王参谋长深知蒋介石想拉拢王劲哉(怕共产党收编),他表示对一二八师一定会多加照顾,并希望米暂沉能任战区长官部联络官,做好王劲哉的联络工作。
    米暂沉到达沔阳之后,受到了王劲哉的热情接待,并几次与他作竞日长谈,当谈到杨虎城将军被扣问题,王劲哉非常气愤,认为西安事变后放蒋就是极大的错误,对共产党在西安事变的作法,他很有意见。当谈到共产党处理西安事变是为了整个民族利益,当时扣蒋是为了抗日大业,最终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是正确的。经米暂沉多方解释,王劲哉对共产党新四军的态度便有了很大改变。
    后来谈到一二八师的处境时,米暂沉对王劲哉所说对日、伪、国、共一齐打的作法提出了批评。他对王劲哉说:“日、伪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理应誓死抗击;为了部队军需补充,应该和蒋介石表面上搞好关系;新四军与一二八师并无利害冲突,如果携手合作,在共同抗战中还可以互为依托。现在若把国、共都视为敌人,一二八师势必会陷入绝境。”最后,王劲哉同意了米暂沉的意见,并决定由米前往潜江与新四军第五师取得联系。不幸的是,就在此时,王劲哉收编的土匪部队古鼎新旅,投降了日本人,日军乘势发动了对一二八师的大规模军事围剿……。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