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孤 军 一 二 八 纪 实(二)  

2009-08-27 15:5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0年1月上旬,一二八师师部移驻峰口后不久,王劲哉又将师部迁往百子桥。其势力迅速向天门、潜江、监利及江陵的东部扩张,所辖部队除原有的编制外,又扩充了五个独立旅和两个独立团。驻防区内的行政人员一概由王劲哉任命。随后,第四区专署迁往江南,为防止一二八师势力继续向西扩张,湖北省政府电令监利县长郑桓武,兼任湖北省第四区江北游击指挥官。划江陵、荆门、监利、潜江、沔阳、汉川、汉阳等县地方武装由其调遣。由于郑桓武实际只能指挥监利一县,故他决定对王劲哉持友善态度。但王劲哉部队继续西进,并袭击新沟嘴后向瞿家湾进军。此事令陈诚非常恼火,他下令“地方如有力量,可相机消灭王劲哉部”。因江北各县地方武装力量均不足以对付王劲哉,驻江南的七十三军彭位仁部又不愿参战。因此,王劲哉与陈诚关系开始恶化。
    1940年5月,蒋介石鉴于王劲哉与陈诚关系恶化,又唯恐其被共产党拉拢而赤化,便决定改讨伐为安抚。重庆军事委员会授权江防司令郭忏,派员前往沔阳向一二八师慰劳。郭忏想到湖北省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司令金巨堂,正是湖北沔阳人,便委任他为“战地慰劳团”团长。临行时,金专员带领本机关45人从沙市出发,经公安,过石首,到监利一路受到各县政要的盛情款待。一行人马行至距一二八师部驻地还有十多里路程,王劲哉派刘参谋长前来迎接,同时陪同迎接的还有沔阳县长王愚勤等人。
     刘参谋长十分热情地向金专员说:“我代表王师长前来迎接专员光临!我们师座亲自带队在街头侯驾!”王县长觉得拍马屁的时侯到了,便接着刘参谋长的话说:“王师长亲自带一个中队的官兵欢迎专座,师长以如此隆重的礼节迎接客人还是头一次,足可见师长对专座的尊重。”随即他便从勤务兵手中牵过马绳,在金巨堂马前带路。走了一段时间,远远望见大队人马排在街头。一位总值星官跑步向金巨堂报告:“报告专员,王师长率武装官兵、各机关代表列队欢迎!请专员检阅、训示。”在军乐声中,金巨堂频频挥手致意,满面春风地迎上前去和王劲哉紧紧握手寒暄。
    在检阅部队时,金巨堂吃惊地发现:列队的所有官兵,在大热天里都穿着厚厚的棉衣、棉裤。但金巨堂并不知道这是王劲哉精心安排的“欢迎”节目。检阅
完后,宾主一同走进一二八师师部办公室,办公室正中的墙壁上面,挂着孙中山遗像。下面贴着大幅军用地图,无数小红旗插在地图上的日军据点上。办公室中间放着一个大玻璃柜,柜中展示缴获的日军枪械、地图、望远镜、指挥刀、日军俘虏写的家信、日军服装及“武运长久”的日本太阳旗等战利品。金巨堂在参观过程中,王劲哉对他说:“我一二八师是抗日的军队!我王劲哉无论如何是不会去做汉奸的!今天专员看到这些东些,就会知道我王某人的性格。”
    当晚,金巨堂一行就安排在师部招待所,招待所房间很整洁,每间房子的桌子上都放有一本小册子。上面印着一些王劲哉颁布的单行法,一二八师和日军作战战绩及王劲哉的三大口号:“抗战能生弗则死!穷死不当汉奸!饿死不当伪军!两大训条:“铲除烟毒、严禁裹足;如有违者、就地杀头。”等宣传内容。慰劳团们睡到深夜两点多钟,突然听到外面枪声大作。金巨堂慌忙叫随从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外面兵变,千万不要出门,以免误伤”。慰劳团人员在招待所内慌成一团,不知所措。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刘参谋长带着警卫排来到招待所,他向金巨堂报告:“一二八师参谋长刘汉文特来向专员报告:“刚才某营官兵,擅自纠合百余人朝天开枪,说要到招侍所向金专员请愿。”金专员惊魂未定地问:“他们荷枪实弹的要向我请什么愿?”刘参谋长说:“他们要控诉军事委员会扣发他们的军饷,到现在为什么还不发单衣,这大热天还穿着棉衣打日本鬼子。因此,他们想问金专员,为什么军事委员会要百般虐待一二八师这支杂牌军”?金巨堂连忙说:“这事我会电呈蒋委员长的,“请问:现在外面事态如何”?刘参谋长说:“师长得知情况后,马上制止了搔动,并关押了为首的闹事者。故王师长特遣我前来向专员报告,请您不必惊慌。”
    第二天,慰劳会开始,金巨堂向一二八师敬献两面锦旗,一面是江防司令部所赠,一面是湖北省第四专署赠。 随后金巨堂转交军事委员会犒赏一二八师光洋五万块。慰劳会上,金巨堂首先致词:“一二八师的全体官兵兄弟们!今天,我代表中央军事委员会及江防司令部,专程前来慰劳王师长及一二八师的全体官兵兄弟们。我金某人也是沔阳人,又是本地区的行政专员,王师长率部在我的家乡,为我们守土抗战,保卫我们的家乡,保卫我们的人民,可谓是劳苦功高。敝人本该早来为贵军接风洗尘,因公务繁锁未能如愿,故今天特地向王师长致歉!向一二八师的全体兄弟们致敬!”金巨堂又接着说:“王师长及兄弟们的困难,人所共知。为此,军事委员会及江防司令部特委托我前来慰劳!在这国难当头,大祸临头的非常时期,我们如何面对现实,如何面对将来,这正是我今天要谈的中心问题。此次前来,中央军事委员会有指示,并要我转达给王师长及一二八师全体官兵。中央指示:请王劲哉师长指挥贵部,要集中力量,用左拳头去对付新四军,用右拳头去打击日本人。至于贵部的一切军需,中央确保全额供应……。”
    金巨堂的这段讲话,正是秉承蒋介石的“以夷制夷”一石双鸟的要旨。王劲哉听完后,板着面孔发言说:“我代表全师兄弟们欢迎金专员,感谢金专员莅临敝部,各位长官,你们看看,我部全体官兵,在这大热天里穿着棉衣打仗,你们能忍心不管吗?。昨晚,我部少数官兵擅自怀着愤懑之情,准备向专员请愿,我得到报告后,立即予以制止,这样请愿的方式虽然有些不对,但‘天子不养饿兵’。为了出于对专员的保护,我把几个为首闹事的人已经关押起来了。此事的出现,我作为一师之长,对自己的部下管教不严而惊扰了专员,我感到非常抱歉,并代表全师官兵向专员及慰劳团的同志们赔礼道歉!”
    王劲哉扫视了台下穿着棉衣站在太阳下的官兵,又接着说:“我师处在抗日前线,长期与日军浴血奋战。本师自渡江一年多来,不见中央有一枪一弹的接济,一兵一卒的补充。我们坚持抗战,抛头颅,洒热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大热里还穿着厚厚的棉衣与日军殊死搏斗,这真叫人寒心!真叫人伤心!更令人痛心!”说到这里他两眼含着泪水,情不自禁地一拳头打在桌子上。停了一会儿他继续说:“蒋委员长可谓机关算尽,他既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至于要我左右开弓,我王劲哉抱定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打开天窗说亮话,日军来犯,我誓死抗击。新四军来犯,我坚决还击。如果有别人来犯我,我同样决不手软,总之,中央总得让我活下去 。为此,请专员替我向中央转达三点要求:1、在一二八师防区,凡行政、军事、田赋、税务概由我王某作主,不得约束。;2、军饷、被服、弹药、兵源概由中央补给,不得迟发、少发、更不得不发;3、对所有正规编制部队,不要分嫡系和杂牌,其待遇要一视同仁。比如说汤恩伯的部队有什么,我王劲哉的部队就应该有什么”。
    王劲哉讲完,金巨堂非常诚恳地向一二八师全体官兵表态:“王师长的三点要求,合情合理!我一定向中央转达,请王师长放心!请全体官兵们放心!蒋委员长一定会满足你们的要求的”。是夜,沔阳县县长王愚勤为尽地主之宜,到招待所看望金巨堂时悄悄对他说:“专座,我两既是同乡又是同学,现在又是你的部下。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我希望你尽快离开这里,免得夜长梦多。因为王劲哉是个反复无常,心狠手毒的人”。金巨堂听了王愚勤的话,笫二天一早就带领慰劳团向王劲哉辞行,王劲哉半推半就同意慰劳团返回。当一行人到达监利县柳关之后,金巨堂象逃过了一场生死劫难一样对随行人员说:“谢天谢地!我们总算平安地回来了。”(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