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从出土东汉兵器考证华容古道 图\文赖晓平  

2009-05-25 22:0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东汉兵器考证华容古道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从东汉兵器考证华容古道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华容道是东汉末年,孙、刘与曹操三雄分争天下的战场,在《三国志》及《
     三国演义》等书籍中,其战争场面描述十分悲壮。华容古道作为一次特大规模战
     役的战场,势必要给后世留下一些战争的遗物与遗迹。否则,将无以证明其为战
     场。近年,很多学者对《三国演义》中所指的,华容道及其战争的真实性存有争
     议。为此,湖北省考古所会同荆州市考古所,多次组织专家,对经过权威论证与
     认定的华容古道,进行了初步考察,但考察结果只获取了一些与之相关的人文信
     息,并未发现重要的实物佐证及具有重要价值的东西。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著名考古专家武家壁,在白螺矶狮子山(弃置山),
     掘出一枚铁柄铜头箭簇,经其鉴定为东汉末年兵器,与咸宁赤壁展览馆东汉铁簇
     一模一样。故他初步认定,白螺矶狮子山应该与华容古道有密切联系。2004年5~
     6月份,荆州市考古所专家肖玉军等考古人员,对监利县古华容道遗址进行地面
     调查,在杨林山、狮子山及上车湾、毛市镇等地均发现有与其相关的地下文化层。
     2006年9月,随岳南高速公路基础工程清淤,在白螺镇王家湾地下约5米深处,出
     土了5支青铜铁柄箭簇及一只带有铜隔的铁枪,枪长24厘米,中间有4.5厘米的青
     铜隔,隔上铸有纹饰。后经湖北省考古所专家伍仙竹鉴定,系东汉末年的冷兵器
     枪,其型状十分罕见,不象平常士卒使用的兵器,具有很高的史料研究价值。因
     此,笔者便顺着这条战争实物的脉络,从史海中查找有关华容古道的信息,或许
     可以帮助华容古道早日定位作出一点贡献。
         三国遗迹中的华容道,在湖北省监利县境域之内,留下了有许多民间传说及
     名胜古迹。在《三国志》及《三国演义》中,华容道的战场地名,几乎全部都在
     监利县境内。如:子龙岗、弃置山、葫芦口、擂鼓台,马鞍桥、救曹田、曹鞭港、
     放曹坡等。这些沉睡在华容道上的古老地名,至今仍然还在讲述着当年曹操败走
     华容道的陈年往事。
         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智算华容,关云长义释曹操”这一章可以说是演
     义的精华部分,特别是其中的“曹操兵败走华容,恰与关公狭路逢。想起当年恩
     义重,放开金锁走蛟龙”。更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然而,演义必竞不同
     于历史,曹操与孙、刘之间的赤壁大战,从史料上看并不是一场双方屯兵已久的
     大规模决战,而是一场与曹军先头部队的遭遇战。关于这一场战役,《三国演义
     》可谓浓墨重彩,大加喧染。说曹操赤壁大败后,便从乌林登岸后经华容道直奔
     江陵。这一说法不但与史实不符,而且还显示了作者对华容道地理位置的一无所
     知。
         乌林现属洪湖市东部,在赤壁的对岸。两汉三国时期属州陵县,其西南是一
     片广阔的湖泊。《汉书.地理志》称之为“云梦之薮,洪涛巨浪,浩若沧海,潆连
     江沔”。如果曹操20万兵马,从乌林登岸后,想径直向西越过大产、马骨(洪湖)
     诸湖直达江陵,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乌林西南就是江汉平原最大的湖泊(洪
     湖),《水经. 夏水注》载其“周三. 四百里”。所以曹军决不能自寻死路。即使
     曹操大军从乌林登岸沿江西行,仅到葫芦口(监利白螺矶狮子山),也有一百五十
     多里路程,其途中还有多处长江与沼泽的通汇不能轻易逾越。
         再说赤壁之战与华容道的文字演义,在古代就有几种不同的版本。早在北宋
     时期,著名文学家苏东坡就在其《赤壁记》中说:“今赤壁少西对岸有华容镇……
     岳州复有华容县,竞不知孰是”。黄州赤壁与鄂州华容镇的巧合,不会就把学贯
     古今的东坡先生搞糊涂,他连岳州华容都知道,难道还不知道三国赤壁与华容道在
     哪里吗?其实这是苏公刻意玩弄的名人效应与文字把戏。至于《三国演义》中所描
     述的华容道,更加令人扑朔迷离。特别是华容道关公挡曹一段,把一个忠义无私的
     关云长,描写得柔肠百结,舍忠取义而纵敌枉私。
         至于真正赤壁之战和曹操败走华容道,我们并不难从史藉中得出结论。据《三
     国志.魏志.武帝纪》:“公自江陵征备,至巴丘……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
     三国志》:“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备先据得之,自当阳追备,一日行三百里,遂
     克江陵。又自江陵追备,至巴丘,遂至赤壁”。又据《元和志》卷二十七引《三国
     志》“曹公征荆州,还于巴丘,遇疾烧船,叹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由此
     可见,曹操在赤壁之战前后,都在自己的军事据点巴丘。
         巴丘在什么地方?《水经.湘水注》:“湘水又北至于巴丘,山入于江,山在
     湘水右岸,山有巴陵故城,本吴之巴岳邸阁也”。《水经注》卷三十五“江之右岸
     有城陵山,山有故城”。从史料中可以看出,巴丘在岳阳城陵矶三江口以下,现在
     城陵矶与道仁矶之间,至今城陵矶东面,还有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湖泊叫巴丘湖,
     解放前湖水一直与长江.洞庭湖通汇,并且是古代重点血吸虫疫区。巴丘的对岸丘陵
     叫白螺矶,白螺矶与巴丘开阔的江段称葫芦口,又称长江、湘水、洞庭湖三江口。在
     《水经注》中,白螺矶的小山包称“弃置山”,现在叫狮子山。当地传说曹操先头部
     队,在赤壁战败后,曹操大部人马又在巴丘疾疫流行,病死无数,士卒已丧失斗志。
     于是,曹操为了保存实力,便放弃与东吴决战,而纵火焚烧巴丘与弃置山(狮子山)
     数十里江段上的战船,然后取道华容撤往江陵。
         据史料记载,曹操在巴丘屯兵,时值秋季,其时正是当地疟疾、痢疾与血吸虫
     病流行的季节,巴丘正好属于这几种疫源性疾病流行的重点疫区。而曹操的将士又
     全部都是北方人,初来乍到,不服水土,因此对这些疾病都非常易感,于是就很快
     造成了疫病漫延和流行,致使曹操无法东进一举吞并东吴。曹操先头部队经赤壁大
     战,其士卒因疫病缠身,士气锐减而遭到了惨败。为了不作无谓牺牲,曹操便在巴
     丘忍痛烧船登岸,以图再战。
         《三国志》说:“曹操在华容道登岸之处,名曰‘弃置洲’”。顾名思义即曹
     操焚弃舟船之地。据《宋书.谢晦传》和《资治通鉴》及《元和郡县志》记载:“弃
     置山南面江中有一弃置洲,洞庭湖口有一洲名‘曹公洲”。这两个洲都位于长江~洞
     庭湖三江口的“葫芦口”中,正是《水经注》所指的“湘江(洞庭)湖口的太洲与爵
     洲”(即叹嗟洲又名曹公洲)。这就应证了曹操在巴丘烧船时痛心疾首地嗟叹:“郭
     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后来“叹嗟洲”便误传成了太爵洲,“弃置山”便演变成了
     狮子山。
         在《水经注》中,我们还可以找到与古华容道相关的很多古老地名:“江水又
     东经竹畦南,江中有观洋汊(观音洲),汊东有太(叹)洲,洲东分为爵(嗟)洲,
     洲南对湘江口也……江水又东经弃置山(狮子山),山东即隐口浦(引港)矣,江
     之右岸有城陵山(城陵矶)……”。这些古老的地名,也许是因为后人的口误将其
     演变,但其地理位置都十分精确,并同属洪湖西南岸边,长江北岸的一线高地。
         赤壁之战时,孙、刘大军为了对抗曹操,在战略上虽然已经结成了军事同盟。
     但是在兵力部署上还是有明确的作战区域。据《了凡纲鉴》载:“时操自江陵将顺
     江东下,诸葛亮曰: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故豫州逃遁至此,愿将军量
     力而处之……”。由此可见,刘备是被曹操追赶而投奔东吴的。再依当时的战争形
     势而论,孙权决不会让刘备的人马与自己合兵一处,这样就患了“引狼入室”的兵
     家大忌。故孙权派周瑜领三万精兵,驻守赤壁以逸待劳,而刘备则在巴丘外围,引
     领一万军兵伺机而战。曹军先头部队在赤壁首战中遭到惨败,而巴丘大营内又疫病
     流行。曹操不得已只好哀声叹气放弃战争,并烧毁战船后引羸兵败卒从华容道突围。
     此时,刘备军队刚好捕捉到了这一有利战机,便在华容道上围追堵截,以报一剑之
     仇,而相机消灭。这次战役,曹军因受天势地利人为之厄,其羸兵败将在强敌的追
     杀之下,遂沿道相互踩踏,以致近20万大军死伤大半,甚至连曹操本人也差一点被
    活捉。
         在华容道上,曹操一路惊慌失措,沿途留下了很多与之相关的地名与典故。在
     白螺矶东面十五里,有一座小山叫杨林山,相传赵子龙奉诸葛亮之命,在此伏击曹
     军,后来此山便叫“子龙岗”。在白螺矶(弃置山)西面十五里,张飞奉命在葫芦
     口阻击曹军,并亲自在“观洋汊”江边石矶上擂鼓助战,致使军威大振,把曹军杀
     得溃不成军。如今三江口的石矶已被称为“擂鼓台”。曹操受到左右夹击,只好带
     领大部人马从白螺矶上岸后突入重围,一路向西冲杀,并一口气跑了五十多里后,
     被一条河流挡住去路。曹操焦急万分,忽见战马嘶鸣,便急中生智,令兵士卸下所
     有马鞍,填河过渡。从此,这里就有了“马鞍桥”的名称。
         曹军残部过河后,早已人饥马乏,士卒在疲于奔命中接二连三倒下,曹操也在
     马背上饿得一头栽了下来。当他被部下救醒后,看到地里长满了萝卜,曹操不竟喜
     出望外,急忙下令停止前进,命令将士吃萝卜马吃莱叶充饥。后来上车湾这片莱地
     就被称为“救曹田”。曹军在华容道上最惨绝的一幕是:当他们行进到上车湾曹桥
     汊沟时“遇泥泞,道不通,天又大风,悉使羸兵负草填之,骑乃得过。羸兵为人马
     所蹈藉,陷泥中,死者甚众……。”曹操见此惨状,便含泪扔掉手中的马鞭,下马
     步行,以显示与部下同甘共苦,后来这里又留下了一个“曹鞭港”的地名。当曹军
     残兵败将刚走出沼泽地带,正准备在一片高坡地上修整的时候。突然,关云长领着
     一部人马迎头冲杀过来。曹操顿时魂飞魄散,自认这次在劫难逃,必死无疑。所幸
     他有众将拼死保驾,才逃过了这场生死劫难。后来《三国演义》就将此事杜撰为关
     公为报曹操昔日之恩,故意放走了大敌曹操。后来地处毛市镇的这片高地,便是华
     容道上最后的一处名胜古迹“放曹坡”。
         “子龙岗、弃置山、葫芦口、擂鼓台、马鞍桥、救曹田、曹鞭港、放曹坡”等
     华容道遗址,都处在监利县南部向江陵走向的一条直线上,这条真正的华容古道,
     正好沿途分布在随岳高速公路,白螺镇至毛市镇的起点和终点段。这不是事情的巧
     合,而正是历史的吻合。古华容道只能走此地而别无选择。在古代,长江的荆江口
     就在白螺矶附近。而长江受科氏引力影响,曾多次自然改道南移。有据可查的历史
     记录:尺八镇的东港湖,原本是长江的主干流,后来于明朝中叶便自然改道西迁十
     多里。另外,在清朝末年同样位于尺八、柘木境内的老荆河(老江河),又自然改
     道南移数公里。由此推断在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东汉末年,长江下荆江段,已经不知
     自然改道南移了多少次。因此,笔者认为当时的长江与湘江、洞庭湖三江口,应位
     于白螺矶与巴丘之间。而曹操当年败走华容道的时间,正值十月深秋枯水季节,沿
     荆江北岸及洪湖西南岸,就自然形成了一条宽阔的陆地走廊。古代兵书讲:“未进
     城门,先看败路”。其实这条华容道,是曹操早就打探好了的一条生存退路,不然
     他决不会冒险烧船徒步西撤。假如他是从洪湖乌林上岸,要横穿百里湖泊而逃往江
     陵,就是当今徒步穿越也不可能,何况当时湖面更大,如果真要横穿,其结果只能
     是自寻死路。
         综上所述,曹操兵败所走的华容道,不仅仅只是一条生命通道,同时也是一处重
     要的军事要道。从那些出土的兵器即可以证实,在华容道上,曹操折戟沉沙,九死一
     生,损兵折将,拼死杀出重围,不仅仅只留下了人文传说,而且也为后人留下了一些
     重要的实物见证,更重要的是证实了华容古道,的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战场。此役不
     但《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及《山阳公载记》作了记载,而且司马光也在《资治通鉴
     》中,将“曹公船舰为备所烧,引军从华容道步归,遇泥泞……”照录不误。由此可
     见,曹操败走华容道是一段毋庸置疑的真实历史。
          华容古道的真正起点,究竟源自哪里?目前学术界尚存争议。但笔者的个人意见
     是:一、必定是陆路而决非水路,更不可能走湖泊自取灭亡。二、华容道必定在当时
     的华容县境内,不可能在与华容县不相干的地方。三、曹操选择弃船登岸的地方,必
     须有陆路直达江陵。而洪湖乌林地处江湖之间,赤壁之战时期,通向西南方向的唯一
     途经只有走沼泽和水路,即使有陆路通华容县,但这条战役路线就应该叫州陵道,而
     不应该叫华容道。
         另据史料查证,东汉末年(公元206年前),分南郡为州陵和华容两县,州陵县在
     华容县东部,华容县治在西北。《湖北通志》载“周老嘴关西三里为华容故城”。 后
     来随着三国鼎立局面的出现,三国东吴黄武元年(公元222年)逐将华容县改称监利县
     并一直沿用现至今。然而,无独有偶,恰好在监利县周边,湖南省岳阳市有一个华容县
     与监利县毗邻。经考证,岳阳市华容县始设于隋朝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距东汉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赤壁之战要晚390年。但从地理位置上看,曹操败走华容道是
     绝不会慌不择路,跑到洞庭湖边的江南华容县去的,如果要从现在的湖南华容到荆州,
     徒步必须要跨越洞庭湖和长江两道天险,何况孙刘大军水陆并进围追堵截。因此,这条
     华容道是走不通的,故可排除。
        根据以上论述,我别无选择,只能用事实说话,华容古道基本可以定位监利。一、
     巴丘是赤壁之战的战略轴心,曹操在“弃置山”与“弃置洲”烧船登岸的地方,无论从
     地理位置,还是从战略选择上都是一处进可攻,退可逃的水陆交通要塞。二、根据近期
     从白螺镇境内两次出土的东汉兵器看,完全可以证明华容古道,是一处充满战争气氛的
     场所。由于战争时间过去太久,文化层沉积深厚,故战争实物出土较少。三、再结合历
     代文史典籍,我们可以借此定位华容古道:巴丘—弃置山(狮子山)—南郡华容道(监
     利)—江陵(荆州)。只有这一条不偏不倚的捷径,才能使曹操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
     速度和付出最小的代价逃往江陵。  
  
     通联  湖北省监利县柘木乡赖桥中心卫生室   赖 晓 平   电话13872341792
    
  评论这张
 
阅读(175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