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亟待保护的秧田号子《啰啰咚》提案  

2009-03-06 12:1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啰啰咚》是监南农村一种非常古老的插秧号子。近年经本人挖掘整理,并在监利县文化馆的大力支持下,己成功申报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荆州市仅有的7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啰啰咚》是监利县古代农耕文化遗产的最后残存,这次代表本县参加申遗演唱的是柘木乡赖桥村的7个老农民。他们在省城试录音后,便在全省众多参选的项目中脱颖而出,为我县争得了一项非常宝贵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额。                 

       监利 县是一个具有悠久农耕历史文化的文明古县,《啰啰咚》是监南水乡非常古老的民间原生态插秧号子,它历经了江汉平原沧海桑田的变迁。作为一种具有超强生命力的民俗民歌,它扎根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为监利的农村文化和农民生产生活,注入了很强的精神活力。现在,随着原始农业劳作方式的改进,原来在监利县农村广为流传的插秧号子,也随之被现代农业的机械声取代。如今,这一能够为监利县农民减轻疲劳,释放劳动激情的《啰啰咚》,已只有柘木乡赖桥村的几位六十多岁的老农民,还能原汁原味演唱。
      《啰啰咚》相传起源于春秋末期,孔子周游列国时路过楚国,途中问道于楚人,“楚人接舆,佯狂而歌”。随即,“楚民接音传声,鼓盆而歌”。自此亦有“歌生沧浪”(汉水东南)之说。另据唐代诗人刘禹锡《插秧歌》“田塍望如线,白水先参差……,农父绿蓑衣,齐唱郢中歌(郢中为江汉平原腹地)……”。清代文人李凋元也在其《秧歌笔记》中写道:“农者每春时,妇子以数十计,往田插秧,一老挝大鼓,鼓声一通,群歌竟作,弥日不绝,是曰秧歌”。
     综上所述,赖桥农民在插秧时演唱的《啰啰咚》,很具有上古楚人《接舆歌》“接音传声,鼓盆而歌的佯狂风格。同时也具有《插秧歌》、《插秧笔记》中齐声和唱,弥日不绝”的群体演唱特色。为了抢救和保护这一即将在江汉平原上消逝的插秧号子,近几年来,每到插秧季节,提案人便邀请几位在家里带孙子的农民歌手,义务帮助村民们插秧并吆喝插秧号子《罗罗咚》,以此达到系统整理和继续传承的目的。
      2006年8月,赖桥插秧号子《啰啰咚》,终于在监利县文化馆的全力支助下,由提案人选派村里七位农民歌手,赴省城扬子江音像出版社录音,为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前期准备。在录音棚录音结束后,全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付祖光,省音协主席方石,对几位老农民的精彩演唱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并与之合影留念。2007年赖桥插秧号子《啰啰咚》,被湖北省政府授予《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匾牌。2008年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赖桥原生态插秧号子《啰啰咚》,虽然已挤身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行列,但是它的生存与传承命运还是令人十分担忧。现在,在赖桥村能唱得好插秧号子《啰啰咚》的人,只有五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其中两男三女,他们基本上都是留守儿童的爷爷奶奶。由于赖桥原生态插秧号子《啰啰咚》在电视上唱出了名,每年插秧季节,都要接待很多媒体采访,和有关单位的现场观摩,每次有客人到来,提案人都要一一上门给老人们做工作,并组织他们给村民插秧和唱号子。对于这种吃亏不讨好的义务劳动,几位老人也有些怨言,他们说:“我们都是快70岁的人,唱歌的嗓子也不行了,在家里种田的后生和姑娘们只唱流行歌,城里的文艺人也觉得我们乡下的东西土,如果政府不重视,我们为监利县继承的这一点农耕文化遗脉,估计就要在我们几个人的手中结束”。
      这首在江汉平原上传唱了两千多年的插秧号子《啰啰咚》,正如歌词所唱“自从盘古开天地;一首田歌唱到今。……”。但我们不能因为现代农业劳作方式的改进,而将其原始农耕文化的生命终结。赖桥原生态插秧号子《罗罗咚》,是监利县原始农耕文化发展史上的一枝奇葩,它的发声技巧十分特殊,号子音域粗犷,一气呵成,唱腔婉转悠扬,一字一顿,同时锣鼓相伴,地方特色十分浓郁。若想把它唱好,如果不到空旷的田野中实地感受,是很难理会其中发音奥妙的。《啰啰咚》音域高亢,旋律优美,发自肺腑,荡气回肠,使人听后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感觉。省音协主席方石先生听了赖桥《啰啰咚》之后认为:“赖桥插秧号子是带有典型山歌风味,而超出山歌特点的水乡田歌,其演唱的震撼效果和艺术感染效应,一听就使人非常振奋”。
       赖桥原生态插秧号子《啰啰咚》,现在已经面临后继无人的严峻状况,仅靠几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传唱,是无法将其继续传承和发展下去的。监利《啰啰咚》虽然已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是,地方文艺部门不要以为申遗大功告成,就可以将其放置不管,任其自生自灭了,这样将会给监利独有的历史文化遗产,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                                                                                                             为此,建议县委、县政府和有关部门:(一) 重视本土原生态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为延续监利古老的农耕文化文化生命,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二)要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提供必要的保护经费,对赖桥村几位农民歌手,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尝,并以此为契机,扩大演唱范围,激活新的农村文化生活。(三)文化部门应积极组织专业文艺工作者深入农村,到农村劳动现场,感受原生态农业文化氛围,把真正的原生态插秧号子,从田野移植到舞台上,给《啰啰咚》注入新的生命活力,为古老而文明的监利农业大县,留住悠远的农耕文化之根。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