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抗日战争时期的燕子口阻击战  

2009-01-13 17:3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抗日战争时期的燕子口阻击战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近期在燕子口村出土的日军高射炮炮弹

    1941年冬,日本侵略者以重兵驻扎在监利县南部的两个军事基地(白螺矶、杨林山机场)。妄图占领监利县城并打通通往荆州宜昌的军事通道。同时日军采取以华制华的策略,利用被日本天皇受命的“皇卫军”汉奸部队充当炮灰,向监南重镇朱河发起多次进攻,均遭到国民党驻监南守军的顽强抵抗。其最惨烈的是柘木河燕子口一役,国军一一六师与数倍于己的日伪军血战6天6夜,在弹药耗尽、白刃相抗、伤亡惨重的危险关头,国军第四十九师临危受命,星夜兼程,赶赴前线,为挽救兄弟部队的危亡,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并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

    关于这段悲壮的抗日历史,笔者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多次走访当地亲历过这次战役的老人们,其中有一位叫龚文协的老人,说他还抬过受伤的国军,战斗结束后还焚烧掩埋过日军尸体。由于他们是老百姓,都不知道这支部队的番号,只知是中央军的“万师”。根据这一线索,终于在有关抗日史上找到了这支部队的真实背境。该师系国民党第六战区五十三军周福成部一一六师,师长叫万福鳞。该部于1941年6月,重创驻守螺山、杨林山防线的“皇卫军”,致其军长熊剑东身负重伤,军部参谋长李果谌被击身亡。

    螺山战役后,熊剑东这条日本走狗,被日军调往汉口,接受了三个月的整训和补充,使其实力倍增,并封为“皇卫军”总司令。这样的高官厚禄,令熊剑东更加感恩戴德,死心踏地为日本人卖命。1941年9月,熊剑东再度奉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之命,驻防杨林山日军机场附近。他对螺山惨败一直怀恨在心,遂多次派伪军扫荡杨林山以西的柘木桥一带广大农村,所到之处,奸虏烧杀,无恶不作。

    1941年12月初,“皇卫军”司令部接到日军命令。命令熊剑东部打通岳州通往监利、荆州的陆上通道。熊剑东即派三个团,一个混成总队辖一个山炮连,两个迫击炮连,两个机枪连,一个特务营,首先攻打监南重镇朱河。朱河古称朱河驿,属湖南湖北两省通瞿,同时也是江汉平原南部通往荆州、宜昌的南大门,如果一旦失守,将意味着监利、荆州南门大开。为了防止日军攻陷朱河,国民党三十九军奉命遣四十九师驻防华容县红山头,监利县陶家市一带,一一六师驻守何家桥、聂家河。熊剑东委任参谋长邹平凡为指挥官,兵分三路向朱河方向进发。熊坐镇杨林山司令部指挥,并发誓“不惜一切代价,夺取朱河,为‘皇卫军’争光,为天皇效忠。”

    一一六师获悉情报后,立即开赴前线,以柘木河北岸四公里长堤为防线,师部驻柘木河中段的赖家墩,并沿河堤内侧深挖壕沟,堤斜面挖L形掩体,堤面造垛口式射击凹槽。各团营连已按计划到达作战区域。

    12月某日上午,从小蚌湖邹家垱方向传来密集的枪声,国军前哨部队已与西线匪军交火,同时东线的薛家垸堤上也响起了隆隆的枪炮声。两支先头部队按预定计划边打边退,与后面接应的小股部队进行交替阻击,诱敌深入。当伪军进行到薛家墩时,为防止遭到伏击,即向薛家墩、高刘墩、蔡家岭等村庄进行疯狂炮击。不一会,几个村庄火光冲天,房屋炸毁无数。伪军继续前进,刚一走近薛家墩,就被两廷机枪封锁在狭长的堤面上,走在前面的伪军被打死了一大片,后面的伪军随即滚向堤坡的两侧。伪军用山炮和迫击炮将薛家墩夷为了平地。机枪阻击处已变成了两个巨大的弹坑。

    “皇卫军”在一路炮火的推进下,于黄昏时已逼近柘木河,指挥官邹平凡,由于一路受到国军的顽强抵抗,为恐战线拉得太长,不能各个击破,而伤亡重大。即传令合兵一处,以柘木河燕子口三叉堤作为突破口。三叉堤是杨林山、白螺矶通往朱河的必经之路,一旦突破燕子口,其三叉堤居高临下,人烟稀少,视野开阔,直达朱河再无险可守。伪军三路人马向燕子口集结,这正好钻进了一一六师布下的口袋。燕子口三叉堤自古为监南军事天险,墩台错落,荆棘丛生,河流弯曲,沿河北岸的三叉堤呈“丫”字形,向南北延伸,柘木河在堤外呈多个S形,一年四季河水不干,自古被称为铜丝弯铁丝弯迷魂阵。

    “皇卫军”集结到燕子口后,鉴于这里复杂的地形,首先以重炮和迫击炮向三叉堤纵深轰炸,妄图扫除障碍。与此同时,一一六师则以相应的火炮予以反击,并用强大的火力压制了伪军前进。当夜伪军袭击燕子口东一华里的王家墩,国军与伪军一直激战到第二天上午,双方各投入一个团的兵力,直到下午,伪军已伤亡过半被迫后撤。燕子口正面的伪军,在强攻时遭到了一一六师主力的迎头痛击。经过一夜一天的激战,伪军死伤无数,其中有三个连长,一个营长毙命。邹平凡的混成总队也被打得昏头转向,寸步难行,只好电请总司令熊剑东发兵增援。

    熊剑东怕在日本主子面前丢面子,大骂邹平凡无能,并下令一定要拿下燕子口,否则将军法从事。随后又增派一个混成旅,附山炮四门,前往燕子口助战。一一六师在柘木河沿线的王家墩、对子铺、龚家墩一线,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伪军的进攻。经过三天三夜的激战,抗日将士们面对凶顽的敌人,视死如归,这一不屈的民族精神,极大地鼓舞了当地老百姓,为了更好地激励抗日官兵打击日本强盗,赖家墩的赖经楷户长主动请缨,组织墩台上的三十多名劳力,给火线上的抗日战士们做饭、送饭,用门板、梯子做单架抬伤员。随即其它墩台也纷纷效仿,更加激励了将士们的土气。

    战斗进行到第四天上午,“皇卫军”增援部队向燕子口发起攻击,一时双方阵地炮火连天,伪旅长朱绍文亲自督战。一一六师拼死抵抗。炮弹在双方阵地上炸得烈焰滚滚,硝烟弥漫。一一六师毛多荃团借着炮火硝烟,迂回到许家墩,从侧冀袭击朱绍文指挥所。冲锋号一响,毛团如神兵天降,杀喊连天,直捣朱绍文指挥中心,朱绍文在慌乱逃跑时连中两枪,险些丧命。

    驻守白螺矶的日军,见“皇卫军”久攻燕子口不下,反而被打得燋头烂额,进退两难。第五天即派十多架飞机,沿柘木河北岸国军防区狂轰乱炸,随后又从白螺矶调集大批日军向燕子口进发,企图攻陷三叉堤后进犯朱河。驻红山头、陶家市的第四十九师,奉命火速驰援燕子口,遂星夜兼程,赶赴燕子口,在行军途中,沿途遭到日军飞机的围追堵截。

    燕子口守军一一六师与伪军血战了五天五夜,部队伤亡非常严重,弹药也基本消耗殆尽。面对大股日军增援,一一六师战争处境十分危险。在师部的紧急会议上,各团营长表示,要誓死守住柘木河,决心与燕子口共存亡。面对疲惫的一一六师,日军疯狂的向燕子口进攻,全师的武器弹药都集中到燕子口一线,激战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狡猾的日军强攻燕子口正面不下,派另一股日军偷袭柘木河西段的轭头湾,日军在夜幕的掩护下向轭头湾渡河,但没有遭到国军的火力抵制,一小股日军很顺利地渡过了柘木河,爬到轭头湾坡上的滩地上后向对河“哇哇”叫喊。这时防守国军已刺刀上枪,突然一声枪响,战士们像潮水一样涌下堤坡,与鬼子白刃相接。霎时,杀喊之声惊天动地,肉博场上,血流成河,夜幕下只听到刺刀与枪托的博击,愤怒的吼声与凄厉的惨叫。正要渡河的日军被国军用手榴弹封锁了河面,对河的日军只胡乱的放了一顿乱枪就退了回去。轭头湾里的日军被杀得片甲不留,暴尸滩头。

    第六天凌晨,四十九师各部已陆续赶到柘木河北岸,立即与一一六师进行了战地换防。天刚亮,日军和“皇卫军”就集中火力向燕子口发起了强大的攻势,准备一举拿下燕子口。日军架设在许家墩砖瓦窑上的几门重炮,向三叉堤一线疯狂炮击,四十九师架在周家颈头的重炮,仅两次报靶,就将敌人的重炮阵地摧毁。日军与伪军这时才明白,国军援军已到,但他们仍贼心不死,在一天内多次用飞机轰炸燕子口及柘木河沿线,并多次发起地面攻击,均被四十九师打了回去。

    夜幕降临后,一一六师经过临时整编,伤亡人数已经过半,为了配合兄弟部队打击日伪,即主动请战,协助反攻日军。晚十一时许,四十九师、一一六师向驻柘木河南岸破屋王家、湾王墩、许家墩、肖家墩等地的日、伪军发起反攻。一时枪声四起,炮火连天。日军、“皇卫军”对突如其来的反攻始料未及,被国军分割成数段而互不相顾,只好向杨林山、白螺矶方向狼狈逃窜。这次战斗持续约3个小时,第二天清理战场时,仅王家墩,日军就弃尸两百多具。

    是役经过六天六夜的浴血奋战,最终以日军、“皇卫军”的惨败而告终,这是监利抗日史上一次空前的胜利,这是地方军民团结,共同抗击外来侵略,中华儿女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的一曲民族精神的赞歌。是役后,日军与“皇卫军”在白螺矶、杨林山虽经过重大整训和补充,但再也不敢对朱河轻举妄动。直到1943年,监北一二八师王敬斋部全军覆灭后,朱河才告沦陷。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