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原创] 从文学革命与国学保护的争端中反思  

2008-12-05 18:5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初年,是中国文学史上的重大变革时期。改良文学之声首创于胡适,而真正高举文学革命大旗者则是陈独秀。民国六年,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上提出“三大主义”,即”推倒雕琢的阿谀的贵族文学,建设平易的抒情的国民文学;推倒陈腐的铺张的古典文学,建设新鲜的立诚的写实文学;推倒迂晦的艰涩的山林文学,建设明嘹的通俗的社会文学。“
    这一文学革命的口号,在当时国内文学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文学革命的极力反对者林纾,在给蔡元培的一封信中写道:“若是尽废古书,行用土语为文学,则都下引车买浆之徒所操之语……据此,则凡京津之稗贩,均可为教授矣”。学贯中西的国学保护者王国维,在《国学丛刊序》中指出:“何以言学无中西也,世界学问,不出科学、史学、文学……中国今日,实无学之患……京师号学问渊薮,而通达、诚笃之旧学家,屈十指以计之不能满也。其治西学者,不过为羔雁禽犊之资,其能贯串精博者,难举其一二”。
    民国初年的文学革命者和国学保护巨臂们,为了维护各自的文学阵地,双方展开了猛烈抨击。最终,文学革命者以五四运动取得了胜利。在此,笔者暂且不谈文学革命先驱和国学保护者们的长短,首先还是让我们把目光再回眸到民国初年胡适、陈独秀与林纾、王国维相互口诛笔伐的年代。这些大师们的舌锋笔阵我们不难从文献中找到,但民间的呼声我们却不易听到。下面则是民国初年,几位名不见经传的学者对当时文学革命的看法。
    民国六年,一位叫方乘的学者在其手稿中谈了他个人对文学改良的观点:“改良政治,人民之所以图生存;改良道德学术,人民之所以图进化。中国文学主知见,西洋文学主情感。中国文学为士官文学,西洋文学为国民文学。仲尼之学,学为人臣,士之所学,为以求禄。学而优则仕,仕未优则学,故学术界皆为求仕之士所盘踞。诗词歌赋,虽略单表情感,考其大凡,或以陈辞巧丽取悦人君,或以怀抱不展发为哀怨,皆非平民所可与不闻。
    胡、陈二君定白话文学为将来文学正宗,实为不易之论,我国向无他族杂居内地,苗民式微,其它西北所谓羌狄匈奴,虽有时侵入内地,不久即被驱出。是故数千年来,除南北朝及元清二代,大陆上纯是汉人势力。如元代以异族入主华夏,不谙文理,应用文字,多用白话,今所传元秘史及天宝宫圣旨碑皆用白话。然清帝多好汉文,崇奖古学,故文人好言复古。至于言文改良,恐矫枉过正,反贻人之唾弃,急进反缓,不如姑缓其行。其法可由简入繁,由隐入显,顺日进之势,则言文相处日近。”
    一位署名为超然的学者在手稿中说:“异族之亡人国家,必先灭其文字也。自古扶舆清淑之气钟于中区,近日西洋腥膻之气薰天,风雅于之扫地。嗟乎,西风狂扇,犬吠驴鸣,国粹销沉,前轸昭然,后车可虑。”另据史料记载,民国初年,全国一些大中专院校,为抵制西学东渐,防止国学江河日下之势,遂将孔子诞生之日(古历八月二十七日),特定为学校圣诞日,届时学校悬旗结彩,放假庆祝,借以激发学生们对国学的重视。
    文学革命与国学保护,最初的宗旨并不是十分敌对,只是在后来的实际操作过程中,由于一些激进人物的过极言辞,才导致了新旧文学观点的水火不容。国学保护先驱王国维在《国学丛刊序》中说:“学之义不名天下久矣,今之言学者,有新旧之争,中西之争,余正告天下,学无新旧,无中西也,学之义广矣。王国维当初维护国学,并不反对洋为中用,只希望东渐的西学不要从根本上排斥国学而已,他反而期望有更多的学者能学贯中西。但事与愿违,一些激进的文学革命派,却剑走偏锋,致使中华几千年的文学固有形势,在突然之间离经叛道,欺师灭祖。最终导致一代国学宗师王国维,挽澜无力,只好效屈子离骚愤世,自溺于颐和园昆明湖中而促成万古遗恨。
    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化,形成了一种中国独有的国学形式。国学,在近代,经过了文学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几代人之后,中国的文化与文学形式,就如同一个拒食母乳而用牛奶喂养的孩子一样,对生养自己的文化之母已经根本没有了感情,甚至还有些排斥。特别是一些本属于中国独有的传统文化节日,如端午节,近年即被韩国人窃去后,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为韩国文化遗产。他们申报的依据只是一首丽姬呜呜咽咽的《箜篌引》,内容传说为一个披发狂夫,醉酒后不顾一切地跑到江水里淹死了。韩国人为了纪念这个酒疯子,于每年五月初五划龙舟吃粽子。其实他们的这种民间习俗,是剽窃的中国传统文化节日端午节。至于韩国端午节的文化内涵,则根本不能与中国两千多年前,屈原忧国忧民投江自溺的史实相提并论。
    特别是现代的一些年轻人,根本不懂国学所为何物,只是一味地盲目追求所谓的洋时尚和崇拜洋偶像。对好莱坞演员、NBA球星、港台歌手等人的洋拉圾语言和洋疯子姿态,可谓是风行草伏,狂热痴迷。对一些豪无文化内涵的洋节,如情人节、愚人节等则象肓人看戏一样跟着商家瞎起哄,这些豪无文化修养和文化气息的洋偶像和洋时尚,成了当代年轻人不重视国学而崇洋媚外的主流文化。更为荒唐的是,祖国大陆为台湾打造的巨轮“中华和平”号下水,连战夫人到场引用了唐朝诗人王湾的两句诗“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诗可谓引用得恰到好处,而某媒体的报道却令人啼笑皆非。这位大记者却将这两句著名唐诗说成了连战夫人的原创,并在报上堂而皇之地贯上了大标题。这两句并不生僻的唐诗,在两位受过高等教育的记者和编辑面前都这样陌生,可想而知中国的国学处境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这一个看似简单的文字笑话,不能不令人为国学的前途和命运感到担忧。
    国学,是一个国家曾经赖以生存的语言、文化、历史、艺术、思想等方面的精神支柱。一个拥有十三亿多人口的文明古国,决不能将自己悠久的历史文化抛弃,更不能将中国历史文化全面西化和洋化。历史就是家谱,文化则是根源。一个没有国学的民族,就如同一个找不到根蔸的弃儿。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历史文化底蕴虽然太深,但其后世子孙们却不要因为文化沉积过于丰厚,而将其任意践蹋。这种对历史文化不负责任的态度,会导致中华优秀文化的大量流失。近代,由于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过度麻痹,中国的文化守护者们,就象死人守棺材不住一样,致使中国悠久历史文化被别国盗掘。继韩国对中国的端午节盗窃得手之后,日本人又对中国的中秋节垂涎三尺。特别是近期,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两千多年前的儒家文化又产生了浓厚兴趣,并纷纷在一些高级学府设立孔子学院,这难道是中国人真的没有知识读懂《四书》《五经》了吗?
    面对这一中为洋用的反常现象,一个即将数典忘祖的民族不得不深刻反思,中国人究竟怎么了,将自己优秀的历史文化抛弃不学,把洋人的垃圾文化当经典供奉。放着自己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不学,把外国人神经兮兮的现代动漫当科学指南。放着自己的四书五经不读,拱手让外国人拿去研究繁殖,并经过海归之后,再将其顶礼膜拜,这是中国现代文化现象的一个怪圈。特别是最近,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一个国学院,却招来了不少非议。对于一个十三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办一个国学院,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对于这种抢救民族失落文化,延续中华文明香火的行为,笔者认为,不但不能妄加指责,而且还要大力提倡。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我们的精神家园,让民族灵魂永不脱离子孙。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