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民国学者说外国人闲话  

2008-12-30 11:2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学者说外国人闲话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民国学者说外国人闲话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江门关税务司卢翰屏笔记
       2006年,笔者在荆州古玩城地摊上发现两本线装笔记本,封面题写<<碎锦丛抄>>并铃有卢翰屏印章。出于好奇便随手翻开首页,上书“民国二年九月十五日录”,末页为“民国六年三月六日阴历丁已蛰日”。同时摊主还拿出民国中期及解放初期,卢翰屏七个子孙的14份<<毕业证>>及相关学生证书。这些证书分别有卢丽霞、卢丽生、卢松生、卢柏生、卢棣生、卢梓生、卢云生兄弟姐妹的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及女子中学的<<毕业证书>>,其中还有准考证、训导证、奖励证等,有四份证书上还贴有当时的照片。另外,还有卢翰屏剪集民国六年至七年的<<申报>>、<<时报>>有关文史类文章的剪报一册,并附有“宋教仁案案犯洪述祖将在上海会审”等新闻。
      对于这些难得一见的民国史料,笔者志在必得,经与摊主讨价还价后,将其全部买下。回家后对笔记内容进行一一拜读后,觉得文辞精巧,造诣深厚,始知非寻常之人手笔。即在民国二十九年广州真光女子中学发给卢丽霞的一份临时证明上得知:卢丽霞为广东省新会县潮连人。据此,笔者便多次电询江门及新会地方办和档案局,咨询卢翰屏情况,均告不知道情况。随后查询到广州真光中学,该校领导告知其前身正是民国时期真光女子中学,现该校还存有卢丽霞的档案,按校方请求,本人向该校提供了卢丽霞在真光女子中学的毕业证、训导证及香港总校临时证明的复印件。
       近日,在网络上终于找到了一点卢翰屏的线索,江门网上提示:卢翰屏,广东新会人,民国三十年(1941年)代理江门关税务司职务,著名钱币收藏家及鉴赏家,曾于1944年在<<泉币>>杂志上发表文章,是民国泉币学会成员,向家乡捐献自海贝、刀布、蚁鼻钱、秦两半乃至清末民初整套系列钱币。鉴于个人生平基本没有资料。
       因卢翰屏系民国时期广东地方名人,本人对其笔记也更为珍视,每遇闲遐亦反复玩味,那满纸飘逸的行书和精美的词句,无处不散发出文人高雅的气息。笔记内容十分广泛,包括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艺术等,无所不有。特别是对文化改良提出了个人主张。另外还有些山水游记、书画评论、金石篆刻、夫妻闲谈、读书心得、民俗杂记、<<诗经>>和<<楚辞>>评注、日常交易算法、清代户科兵制等。这是民国初年一份比较系统的百科荟萃笔记,对研究晚清民国历史文化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笔记内容具有典型的时代特色和鲜明的文化倾向,其文章体裁文白兼用,有些采用中英文杂写。其主要文章有:<<文以通今为用>>、<<予之改良文学观>>、<<文衡>>、<<作论之箴砭>>、<<修辞六义>>、<<毁誉论>>、<<论爱>>、<<文林摭语>>、<<阿麽楼驮诗谈>>,最有中西文学挑战意义的一篇,是质疑英国文学家莎士比亚著作的<<闲话>>,文章用中英文杂写。另有<<小说杂评>>、<<康南海之哀永逝文>>、<<梦游余谈>>、<<丙辰上海蟹市概况>>、<<游美见闻录>>、<<浙江潮>>、<<武林日记>>、<<西湖访古录>>、<<游颐和园记>>、<<筹复海军之困难议>>等,还摘录著名小说评论家范烟桥<<小说话>>,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贺履之<<中国山水画谈>>等数十篇笔记。
       所有文章文史考据都非常详细,特别是一些受改良思潮影响的文章,很具有时代叛逆性,如上文
提到的一篇关于对莎比亚的<<闲话>>,这是一篇极具攻击性的个人言论,在文章中卢翰屏彻底否定了莎士比亚的文学成就,并引用了比利时文学教授谭龙氏的证言,说莎士比亚是英国皇室罗伦子爵寻找的替身。这篇惊世骇俗的奇文,也许是受当时社会条件的限制,而没被公之于众,为此,笔者为了不辜负卢老先生的一片心血,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代其将<<闲话>>说出,以滋奇文共赏,疑义相悉。
       <<闲话>>:英国小村名Stratford者,有一贱丈夫焉,生于一千五百六十四年。幼入初等小学,因酷嗜杯中物,怠于读,学数年几不能书,其父怒令退校,俾从屠人,习操刀术,然其子疏懒性成,去家不返,后以劫物故,被禁于狱。
        比来伦敦,已三十岁矣,初受雇于剧场,居门外监视客马,后任守门之职,继居后台,为优伶役,终遂登场作配角。阅时未久,投身入贵族Southempton邸中。盖主人酷好文学,常豢养优伶以试演各种词曲,有若我国明清之际贵人学士,日从事于粉墨之埸而家置一部者,同伴名之为Falstog盖贱之也。自后主人有所著作,不顾以贵人名字,置诸技术上者,恒以falotog署之。于是三十余年莫辨之无者,一变为著作家矣。 越十八年,弃优而归,财雄一乡,置田盖屋,以重利贷乡人。年已四十九,以债权故,恒往来于裁所之门,然不明法学,辄以律师自代。居家后,日在醉乡,卒于五十三岁时,因痛饮而发疾死。
        计其一生,自幼至长,无善状,伊何人?即吾人所称文学大家之莎士比亚Sheakspheare也。莎氏
之名,震于世界,莎氏之像,几于剧场、学校、公建筑莫不备焉者。及于今已三百年矣。西人崇拜之者,几于五体投地,盖深信宇宙间事事物物,其奇特恒出人意表,古今英雄豪杰,其能力才识,往往不自学问间来,而得之天授。则莎氏虽未出国外一步,未得完全教育,而其著作,似非常洞悉家庭生活,古代历史,国外名胜,法律精义者,又奚足怪?
        初莎氏殁后二百五十年,有一二学者深滋疑怪,揣拟莎氏丛书,均为贵族Sow氏之手笔,盖其文章之佳妙,当时文学家二百二十一人中,莫有能及之者。然普通人崇拜莎氏之心,牢不可破,一传众咻,除少数科学家稍表同情外,怀疑派终归失败。近半世纪,讨论愈多,然证据不足,尚不敢直陈其为伪托也。
        今岁,比利时文学教授Damuon谭龙氏,在Belnnar宫中博览世藏古籍,无意间发现可珍之文牍二:一为罗伦Ratlamd子爵揄扬莎氏之件,一为莎氏向罗氏接收钱财之件。谭氏遂详考莎氏与罗子爵之关系,其结果之所得,知莎氏之著作,实出于罗子爵一人之手笔。盍系子爵一生之历史,无一不与莎氏之著作相吻合也。
        罗子爵生于千五百七十六年,十六岁就学于康白立及Cambriage大学,始著亨利王一书King henry(莎氏集中最下乘之作),其后徇家人亲戚之请,转学于拍特弗Radova大学,旅行意大利,纵览威内此米伦诸名胜,探悉意国情状,于是著Romes and gniier merechant ofreice obhee诸书。归国后任律师职,故其著作中,述法学之精微者甚多,当时暴民派反抗elisabeth后者,以esesev为之长罗氏亦预焉。故李佳得richard王书中重要人物,均暴民派演之过露形迹,后怒欲穷治著书人,罗氏惧,幸原书不署名,乃以重金馅莎氏,将一切著作尽署莎士比亚之名。莎氏诺之,而贫无立锥者,遂成富家翁矣。其后暴民派事泄,被诛者无数。罗氏赖亲戚之力得蒙赦免,然禁诸叔父宫中寸步不得自由,乃发愤著韩列得Hamler一书,书中Rozen Lsiedv二人之监视,不啻罗氏自述也。迨雅各笫一即位,赦罗氏,适丹王生子,英王遣罗氏赴丹马道贺,罗氏因之将韩列得一书详加修订,遂成佳构,返国后,任森林总管遂著若君爱此As you lihe it及夏夜之梦Midsummer nights dream二书。一千六百一十二年,航海遇险获救,遂著最后之暴风the storm,翌年而卒。千六百一十七年,莎氏亦故,试观其后四年间,莎氏一无著作出现者,当可恍然而于其故矣。
       这篇自言自语说了整整一个世纪的闲话,在其身不由己流离失所之后,才被别人意外听到。对于这些似乎凿凿有据的闲话,笔者生怕久秘心中,不为外人知晓,故有不吐不快之感。于是,不顾社会影响而搬弄是非。卢翰屏在笔记中唯一说了一段外国人的闲话,而对于中国的国学,诗词书画,古今文学,却说的全是实话。只可惜笔记篇幅过长,容笔者聊摘几段,以示卢老先生在国学上的深厚造诣。
        诗胎生于苏李,成于建安,兴于六朝,盛于初唐,至于中晚则盛之又盛者也。自唐以声律取士,于是风偃草从,士人沉溺其中,讲格律,尚声调,别体裁 ......    诗本于情,故无情者不能为诗,而未处抑郁厄塞之境,涉温柔旖旎之乡,则其为诗也,犹不能奇而且艳。乃后之人,竟尚雕镂,争树门户。故两千年来,自汉魏至六朝,唐宋至元明清,诗愈变而愈下。
        词自国风好色,小雅怨诽,屈宋以还,滥觞乐府。而声律一道,上之可以佐虞廷之忧击,下之可以达闾里之怀思,中间寓意写心,瑰词谲谏。汉魏而下,托卮言传韵语者,不乏伟人    词乃古歌谣乐府之流,叶韵贵乎自然,斯为天籁,唐及五代,词韵尚宽,宋元以来词律益细,词韵乃严。故乃感今追昔,托物遣怀,怡情悦兴,传恨写愁者也。
        书画者,游艺之一端,虽属小道,而旨趣之微妙,义理之高深,往往积年累日。山水一门,犹绘事中之至为难能可贵者也。六朝以前,精绘事者,多作人物花鸟佛道鬼神之类,至晋兼以山水,唐有吴道子写蜀道山水,岚光云气实有化工在其笔端。王维画中有诗,天机超妙。荆浩关仝,皴钩布置,匠心独运。宋代画家多宗唐人,董源巨然千岩万壑,米芾父子云山远绍。南宋刘松年李唐之流,均不懈而及于古。元之黄公望倪瓒,水墨二格卓绝恒流。明之杜沈文仇唐董诸家,亦各有精能独到之处。清代四王吴恽,遍览宋元,品最高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卢翰屏在笔记中,以较大篇幅提倡<<文以通今为用>>,在文化改良的萌芽时期,他并没有摆脱前清八股文体的羁绊而满纸之乎者也。作为积极支持者,在<<予之改良文学观>>中提出:“改良政治,人民之所以图生存。改良道德学术,人民之所以图进化。政治之改良,责成于宪法。道德文学之改良,则赖有识者,提倡于政治范围之外而已。改良文学之声,倡于胡君适,张于陈君独秀。”。他认为,中国的封建文学是士宦文学,而西洋文学则为国民文学。仲尼之学学为人臣,于是士之所学,惟以求禄,学而优则士,士未优则学。在<<文以通今为用>>中主张:吾为今日之人,当为今日之文,非但不模拟秦汉,亦且不当规标唐宋,所谓今日文者,必能遵今日之事理。吾人既认白话文学,为将来中国文学之正宗,以予观之,恐矫枉过正,反贻人之唾弃,急进反缓,不如姑缓其行。
        综上所述,卢翰屏不仅是一位地方政客,而且还是一位熟谙古今中外历史文化的通儒,他的这些笔记,虽然经过了百年的尘封和流离失所,但是那段凝固的墨迹却始终保持着中国文化的新鲜。这些对中国文化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笔记,我们仍能从字里行间找到百年前,中西文化开始全面交流的踪迹。对   研究清末民初中西文化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