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2007年12月8日  

2007-12-08 18:5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友谅起兵兴衰史实录
       据明洪武五年《明太祖实录》载:“陈友谅,沔阳玉沙县人-----”。玉

沙县亦今湖北省监利县之古治,宋元时期隶属沔阳州。近期,笔者根据史料并结

合新的考古发现,写成一文《陈友谅是监利人》,不料拙文引起史学界同好关注

,并纷纷来信来访,以咨元末陈友谅起兵兴衰之况。无奈笔者学识浅薄,只能举

证回复一二,至于真正衰亡之因,幸有匣中数卷残籍,始解黔驴之困。
      元朝末年,上层统治阶级政治腐败,皇室内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终致

私欲膨胀,作风败坏,伦常秽乱,民族矛盾激化,而导致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多起

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引发农民起义的根源是一篇名叫《中原传檄》的檄文,它最

初以秘密传播的形势,在民间流传,其内容为:                             

     “自古帝王,临御天下,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

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内外,罔不臣服,

此岂人力,实乃天授,然达人志士,尚有冠履倒置之叹。自是以后,元之臣子,

不遵祖训,废坏纲常,有如大德,废长立幼。泰定以臣弑君,天历以弟鸩兄,至

于弟收兄妻,子承父妾,上下相习恬不为怪。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

甚矣。夫人君者斯民之宗主,朝廷者天下之根本,礼义者御世之大方。其所为如

彼,岂可为训于天下后世哉!及其后嗣,沈荒失君臣之道,又加以宰相专权,宪

台报怨,有司毒虐。于是人心离叛,天下兵起,使我中国之民,死者肝脑涂地,

生者骨肉不能相保。虽因人事所致,实天厌其德而弃之时也。古云,胡虏无百年

之运,验之今日信乎不谬。当此之日,天运循环,中原气盛,亿兆之中,当降圣

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此檄一传,故天下英雄豪杰

纷纷揭竿而起。
      闲言少叙,文归正题。陈友谅早年生平暂不赘述,本文即从元至正十七年

九月,天完将陈友谅袭杀倪文正以后说起。至正十八年春正月,陈友谅攻安庆。

元守将淮南行省右丞余阙死守,城外无一甲之援,陈友谅合诸将四面蚁集围攻,

西门势尤急。余阙亲自防守,徒步提戈,身先士卒,麾下之将督三门之兵,自己

孤军血战,损兵折将,并身受十余重创。中午看见城中火起,余阙知大势已去,

遂引刀自刎后坠入清水塘中,其妻耶律氏及子德生.女福同皆投井身亡。同死者还

有守臣韩建一家。
      至正十九年六月,陈友谅攻信州。元江东廉访使伯颜不花的斤往救,时镇

南王子大圣奴屯兵城中,伯颜登城四顾,誓破陈兵,遂兵分三路出城奋击而大败

。友谅弟友德植木栅攻城,并遣使说降。伯颜大怒:“我头可断。足不能移”乃

数其罪后将来使斩之。于是日夜鏖战,粮绝矢尽而气不衰。陈军穴地梯城,昼夜

攻城不息,逾旬乃陷,伯颜与部将尽皆战死。十一月,陈友谅以江州为都,自称

汉王,并迎徐寿辉居之,遣使以御洒,龙衣赐张士诚,征海运粮。自此,士诚每

岁运粮千万余担至京师。
      至正二十年五月,陈友谅杀其主徐寿辉,遂自称帝,国号汉,改元大义,

而后回驻江州。一时军威大振,干戈指处,所向披靡。随着战绩的不断扩大,逐

渐拥有了江西,湖广之地。他自恃兵多地广,竞把与自己逐鹿中原的劲敌朱元璋

不放在心上,只忙于称帝封妃,造宫享乐。当时,他特命南昌守臣胡廷瑞在处滕

王阁不远的章江门外,建成鹿苑一座,不惜重金喂养百头名贵训鹿,并御笔题写

“娱鹿山庄”。陈友谅每次来游,百鹿都身披大红彩缎,颈套各色花环,命百里

挑一的妙龄佳丽追逐戏耍,其驾驭之妙者,重赏有甚于争城夺地之功。故时谚云

:“拼死争城夺地,不如骑鹿献戏”。
      至正二十一年秋八月,陈友谅兵犯金陵,败溃奔还,遣大将张定边陷安庆

府。朱元璋下令诸将说:“陈友谅贼杀其主,僭称大号,侵我太平,犯我建康,

今又以兵陷安庆,观其所为,不灭不已。”徐达进言:“师直为壮,今我直而彼

曲,焉有不克。”刘基说:“取威制敌,以成王业在此时也。”朱元璋遂督师率

舟,乘风朔流而上,克安庆,长驱江州,分舟师为两翼夹击友谅,大破之。陈友谅携妻

妾夜奔武昌,丞相胡廷瑞见江州已破,即遣使请降。朱元璋至龙兴。建昌王傅.饶

州吴宏.袁州欧普祥各率兵降,宁州陈龙.吉安孙本立.曾万中亦皆来降,并改龙兴

路为泱都府。
      至正二十二年,朱元璋再伐江西诸路。至正二十三年八月,陈友谅忿其疆

场失利,乃作大槛,空国而来以攻洪都,兵截竹盾矢石攻城,城坏,守将朱文正.

赵德胜.邓愈督诸将死战,且战且筑,城坏复完。友谅尽攻击之术,赵德胜中乱箭

身亡,朱文正遣将杀出重围,趋建康告急。朱元璋亲率大军,发舟师二十万进兵

湖口。友谅闻援兵至,即解围东出,与明军遇鄱阳湖之康郎山。徐达,常遇春等

诸将击败其前锋,使军威大振。次日,诸将接战,焚烧水寨,陈友谅弟友仁,友

贵及其平章陈普略皆焚死水中。翌日,复联舟大战,自辰至午,陈军大败。友谅

夺气其将张定边,欲挟之退保鞋山,为水师所扼不得出,故敛舟自守不敢战。是

夕,明舟搁浅,泊于左蠡,与友谅楫恃三日。友谅计穷,冒死突出将奔还武昌,

朱元璋麾诸将邀击之,自辰至酉,陈友谅中流矢贯眼及颅而死,其平章陈云以下

,悉以楼船军马而降。张定边乘夜以小舟载友谅尸及其子理,轻趋武昌,复立理

为帝。
      至正二十四年二月,朱元璋以武昌久围不下,乃亲往视师督军击之,擒其

元帅张必先,既遣降将罗复仁入城,谕陈理请降,理遂帅其太尉张定边,诣军门

请降。凡府库储蓄,悉定理自取,城中民多饥困,命给粟赈之。于是,湖广,江

西诸郡县相继皆降。江西行省以陈友谅镂金床进献,朱元璋观之,对侍臣们说:

“此与孟昶七宝溺器何异?以一床工巧若此,其余可知,陈氏父子穷奢极欲,焉

得不亡!”其中一侍臣曰:“未富而娇,未贵而侈,此所以取败。”朱元璋说:

“富且可娇,贵且可侈,有娇侈之心,虽富贵岂可保乎?”即命将床毁之。
     陈理既平,句容儒士戎简入见,语及陈氏之事,简曰:“主上,向者败陈氏

于九江,其众既溃,何不乘胜直抵武昌而引还。今虽克之,费力不多矣。”朱元

璋说:“汝儒者岂不闻覆巢之下,宁有完卵 ,况事有缓急,兵贵权宜,当陈氏兵

败,我岂不知乘胜以蹴之,兵法曰,穷寇勿追,若乘胜急追,彼必死斗,杀死必

多,故吾纵之,遣偏师缀其后,恐其奔逸,料彼创残之余人,各偷生喘息不暇,

岂复敢战,我以大军临之,故全城降服。一者我师不伤,二者生灵获全,三者保

全智勇,所得不亦多乎。”简大悦服。
     陈友谅伪汉兴衰仅四年而已,成败何其速矣!纵观天下英雄,虽不以成败而

论之,但成者王侯败者寇,则一点不虚。自明洪武至今,陈友谅生平籍贯众说纷

纭,其沔阳玉沙县人,自出于《太祖实录》之后,再无确论。更有甚者是其人品

性格,任人诽谤唾骂,以至数百年来,桑梓无颜收浪骨,天涯游魂无定所,不亦

悲乎。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