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2007年11月4日  

2007-11-04 19:3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10月20日
2007-10-20 20:10:42

王柏心佚闻二则

 

 

一、针尖挑螺眼

王柏心的家乡螺山,地处洪湖南岸的长江边上。道光年间,监利县知县奉旨在螺山一带挽堤束水。县官一到螺山,就听随从说慈禧太后钦赐“天子门生、门生天子”的王柏心就是螺山人。县官一听,觉得寻找靠山发财的机会到了,立即分咐停轿。为了表示对王老刑部的敬重,遂与随从一起步行登门拜望王柏心。

县官一行人走到王家堡,看到一座高大的石头牌坊,上书“百柱堂”,后边的落款是左宗棠。知县更加觉得王柏心是一棵能为自己遮风避雨的大树,遂故作不敢仰视之状,以示谦恭。王柏心听家人说县大老爷已到家门口,便亲自出门相迎,县官见王老夫子亲自出迎,遂躬身三揖,抢步一跪,口称“下官冒昧,惊扰老大人,望乞恕罪。”

落座后,王柏心问“县台大人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县官说:“下官久仰比部清名,本应早投门下,聆听教诲,今奉谕旨督修江堤,又闻老大人精通水利,故特请老大人示下。”王柏心见县官奴颜媚骨,早就有些厌恶,再听所说之事,好像有些奔山头找靠山坐地分赃的意图。即说:“县台大人乃一方父母,又是奉旨督造堤防,自己不拿主意,竟要一赋闲老朽定夺,请恕老夫直言,老夫向避干政舞弊之嫌。”

县官听王柏心一语道破天机,只好借堤务紧急告辞出门。一路上知县考虑,这一档肥差在王柏心的眼皮底下,恐也不能手染半指,于是怀恨在心,一定要想法报复一下。接下来一连数天,县官每天都在螺山山里山外考察,做出一副很尽职尽责的样子。特别是以后的几天,每当晨羲初现,县官就到山外的江滩上,对着长江对岸的渔矶山上的宝塔出神,随后反复测量宝塔从对岸投射到江滩上的影子。终于,县官用破坏螺山风水,切断螺山地灵人杰的脉气来报复王柏心。

螺山因其形状而得名,前临长江,后靠洪湖,县官想,螺蛳依水而生,离水必死,若把堤挽在螺山之外,螺蛳就断了水,将必死无疑。为了使螺蛳死得更快,再借用对江渔矶山上的宝塔针影,挑到螺蛳的眼子上,那将永世不得超生。

江堤筑成后不久,王柏心在家总是闻到一股腐臭味,便沿新挽的江堤看个究竟,当走到月堤上,堤内失去活水的淤泥、锈水发出阵阵臭气。再一看地形,王柏心大惊说:“针尖挑螺眼,螺山文脉断矣。”果真,螺山自王柏心、龚润森、蔡季举同科三进士之后再也没有出过才子。

二、救得一人命,逗得万人怨

清朝同治年间,监利县太马河有一个教书先生叫朱城红。娶一位妻子可谓冰肌玉骨、花容月貌。柳腰乍摆,有银河织女之姿,莲步轻移,胜月宫嫦娥之态。一市井无赖,早已垂涎三尺,每趁朱城红出门,即行挑逗戏谑。其妻无奈将此事告知朱城红。某日,朱城红提前回家,见无赖正对妻子百般纠缠,动手动脚。朱城红一见气昏了头脑,便随手操起一根木棍,使劲向无赖头上打去。无赖应声倒地,一命呜呼。

事关人命,官府立即将朱城红捉拿归案。为了救出朱城红,朱城红的先生找到恩师王柏心,请求搭救朱城红一条性命。王柏心问明情由后,碍着师生的面子,答应找知府破例说情。学生临走时王柏心说:“救得一人命,逗得万人怨,再少管闲事,多做学问。”

学生走后,王柏心很后悔答应此事,但红口白牙答应的事又怎能出尔反尔。便硬着头皮向府衙走去,知府见王柏心来访,又是老友,便盛情接待,王柏心在知府官署一住两天,只与知府喝酒吟诗,只字不提说情之事,知府明知王柏心有事,又不好问及,只是两人心照不宣而已。第三天王柏心告辞出府,知府将其送至府门之外,相互道别时,王柏心突然将后脑勺一拍,连说“喝酒误事,喝酒误事。”知府问“年兄所误何事?”王柏心说:“我的一个门生关在府衙大牢,本想出门前探视一下的,不想酒后忘事,出了府门才想起来”。知府说“”不妨再进去看一眼,也不枉师生一场。”王柏心说:“算了,算了,况那晦暗之地不去也罢。”知府问“囚犯哪里人氏,所犯何罪?”王柏心说“太马河人,因人当面夺妻失手导致人命。”

次日,知府升堂,查阅案卷之后,着人取来朱城红供状,“小人朱城红,幼习诗书,长游泮水,负经天纬地之才,负带月凌云之志,正当静养潜修,以备国家选士之用。不期一花柳之徒,撞着了自家俊秀内人,贪其容貌,色胆包天,淫欲陡生,破门入室,三番五次欲作巫山之会。贱内数月以来,惊恐异常。某日,小人返家,见无赖色眼迷离,肆无顾忌,调戏贱内,故一时气恼,失手酿祸,只可惜我满腹文章难逃九泉,一笔画押顿断三生。”

知府看完供状,本以有些怜才之意,又想到王柏心间接求情,便想做个顺水人情。将惊堂木一拍,说“案犯朱城红,你既饱读经史,志在青云,何故为一红颜祸水,枉遭杀身之祸。”朱城红说:“启禀老爷,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谁能容忍,故小人一时乱了方寸,始成阶下之囚。”知府又将惊堂木一拍,本官审理此案,念你情急伤人,本无杀害之心,虽已酿成大祸,但情有可原,遂可网开一面。今本官当堂出一上联,你若对得工整,亦可免你死罪。上联就以今天审案为题:“一树李花开太白,”朱城红随口对出“三声朱炮放城红。”知府说“好大的三声朱炮放得满城通红,只可惜你朱城红怎对得起李太白哟!”知府再将惊堂木一拍说:“我这三声朱炮纵可免你一死,但活罪决不轻饶。”随即在案结上批示:“市井无赖,风化颓败,欺男霸女,死有余辜。朱城红气极伤人,本无杀心,免去功名,流放太马河。”朱城红当即叩头谢恩,师爷忙对知府说:“太马河乃案犯家乡”,知府说“我听王柏心老夫子说那里是本府最荒凉的地方,其民谚有“镰刀太马河,蚊子大如鹅,打了三桨桩,还能飞过河。”这时,朱城红终于听明白了知府免他死罪,又将他发配原藉乃是王柏心老爷的救命之恩。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