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赖晓平 拾荒斋博客

风摇翠柳绿如茵;水绕堤桥阁似舟。开樽疑临杨雄宅;把酒同饮李白楼。

 
 
 

日志

 
 
 
 

张居正的改革成果最终葬送于官场朋党伐异  

2007-11-04 19:2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纪纲目》再现张居正辅政遗事 - 拾荒斋 - laixp19630419的博客 放大

 

 

     张居正是中国明代荆州籍著名政治家,曾出任明朝万历内阁首辅。在参政辅政期间,他以天下兴亡为己任,挽救了明朝中叶内外交困的统治危局。他针对宗室骄恣 吏治因循 边备未修 财用大匮等积弊进行了一系列重大政治改革。

张居正以敏锐的政治才干,从官场派系纷争的夹缝中脱颖而出。在政治上以“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受到了明穆宗的倚重,淘汰和惩治了一批不称职的官员。在军事上加强边备修防,武力强军,荐用戚继光镇守蓟门,李成梁镇守辽东,并对蒙古各部采用恩威并施的战略方针,促进西北少数民族地区互市交易,恢复与大明的 “封贡” 关系。在经济上大力裁减冗官冗费,建议皇室开支力求撙节。另一方面清理农民逋欠,清丈国土,兴修水利,改革赋役

对于一位具有重大影响的历史人物,无论他身处何时何地,历史总是会不惜笔墨,记录其一生的功过是非让后人评说。《明纪纲目》就是一部明代编年体史书,它客观公正地记载了一代名相张居正参政辅政的诸多事例:明穆宗隆庆元年(1567),张居正任东阁大学士参与朝廷重大决策。在参政期间,他力排众议,举贤荐能,尽心竭力为处在内忧外患中的朝廷分忧解难。隆庆二年初,荐戚继光镇守蓟门,并在国家财政十分匮乏的情况下拨出巨额军费,修建兵营一千二百所,每所宿百人,二千里之间声势相接,军威大振,倭寇闻风丧胆。

次年,为了约束“宗室骄恣,”他决定从皇室宗族内部打开缺口,以一警百。张居正利用巡按御史郜光参劾辽王的奏折:“辽王在世宗朝以奉道被宠,赐真人号,然其淫虚无度……”张居正决定拿此事作文章,想整治一下宗室内部的腐败现象。他派侍郎洪朝选等人赴襄阳勘实。在洪朝选临行之前,张居正秘令在调查时可以罗织辽王“坐以谋反之罪。” 洪朝选回京后只查实了辽王淫虚,并力陈辽王无谋反之事。这令张居正非常失望和恼怒。随后,张居正嘱福建巡抚劳堪,罗列数罪将洪朝选下狱。辽王被张居正参劾后贬为庶人,这使皇亲国戚在行为上受到了很大震慑。

隆庆四年七月,徐阶与高拱在内阁为权力纷争不断,而朝中陈以勤、方向用、赵贞吉等人在两人的矛盾中各有所附,并结派交攻。张居正在内阁保持中立而左右为难。最后徐、高两人即因此事相继去职,张居正一时独力难支,遂奏请穆宗招高拱入阁分担国事。

隆庆六年,穆宗驾崩,太监冯保遗诏掌管司礼监。万历皇帝登极时,冯保立在御座旁不下来,满朝文武大臣大惊失色。散朝后,高拱以“主上年幼,冲惩中官专政,疏请诎司礼权”上奏太后。又嘱言官合疏参劾冯保,而张居正却没有随声附和。高拱与张居正一向友善,却因此事对张居正猜防日甚,继而离心离德。冯保便借机在太后面前秘奏高拱擅权,力举张居正为内阁首辅。太后移居乾清宫抚视幼帝,遂罢中极殿大学士高拱,将内任托付冯保,外权委托张居正全权处理。

    神宗万历元年(1573)正月,冯保欲泄私愤陷害高拱,他故意设制圈套,捏造高拱想谋大逆。他托人找到京城内一个叫王大臣的地痞流氓,给他穿上内侍服装伪装成太监,袖中藏着匕首混进乾清宫时,被东厂抓获。审讯时称自己是高拱家奴,受高拱指使准备与太监陈洪行刺幼帝。于是冯保请旨调集锦衣卫把高府重重包围。吏部尚书杨博,左都御史葛守礼力请张居正前往解围。张居正急忙赶到高府,命令锦衣卫暂缓抓人,又连忙到狱中提审刺客。在审讯过程中,杨博找来高家几个仆人杂在人群中,要王大臣识别。张居正让监审锦衣都督朱希孝亲手记录王大臣供词:“大臣茫然莫辨,并疾呼我何处识高阁老,是有人许我富贵,绑掠我所为。张居正清楚这一定是冯保所为,令锦衣卫将王大臣收监后再审。冯保非常惧怕,当晚便以生漆酒将王大臣毒死。张居正也因此事两面讨好,在朝中更加赢得了声望。

    由于万历生母慈圣太后托孤,张居正更加具有了发挥政治才干的资本,他深知,强国之道,首在强军。万历元年三月,张居正上书朝廷诏举将才:今承平日久,武备废驰,文吏籍制,兵员不啻奴隶,平日不能养其锋锐,临敌何以责其折冲,嗣后将帅忠勇何在,放以事权,俾得展布。九月举荐方逢时总督宣大军务,并与王崇古共决贡市之议,西北边境日益安宁。十一月立《章奏考成法》,当初诸司章奏,部院履行,抚按勘查常稽不报。张居正请以大小缓急为限,立文簿月终注销,令各科部院遁相纠举,误者抵罪,自此之后政体肃然,上行下效,办事雷厉风行。

    万历二年正月召免廉能,张居正以考察屈期,召见浙江布政使谢鹏举等二十位清廉干练的地方官员,请旨奖励并赐银币。十一月决囚,世宗晚年、崇奉元修,又好详瑞,遇事辄停刑,全国仅剩重囚四百余人。张居正上言:给释有罪、无以惩恶,请如祖宗旧制,每岁一决。因承平时久、群盗蜂起,入城市、劫府库,有司恒讳。万历皇帝准奏,谕张居正严惩禁匿弗举者。自此有司莫敢饰情,盗贼顿为衰减。

    万历三年正月命李成梁徙辽东六堡,辽阳东二百里,旧有六堡,其地不毛,张居正奏议,请移建孤山堡,于是抚顺以北,清河以南七八百里皆遵约束。巡按辽东御史刘台,每次外出巡视,都要仗势欺凌敲诈巡抚等地方官员。张居正早有耳闻,但事小不合诘责。万历四年正月,张居正命刘台按察辽东,因辽东物产匮乏,经济落后,刘台见捞不着多少油水,遂抗命不从,反参张居正擅权作威。张居正据此上疏:论者谓臣擅威福,而臣所行正威福也,将巽顺以悦下耶,则误国;将竭忠以事上耶,无以逃专擅之蔑。随后便向万历皇帝辞职不事,神宗立即下诏,将刘台下狱。

   万历六年二月,皇帝大婚届期,慈圣太后归慈宁宫谕张居正:吾不能视皇帝朝夕,师保之责仰自先生。三月荐马自强为文渊阁大学士,申时行为东阁大学士。马自强一直对张居正有反感,但张居正认为他不亢不卑,秉性率直,遂抛开个人恩怨将其举用,但马自强入内阁后仍我行我素。七月张居正乞归,万历准旨,内阁托吕调阳掌管。张居正返里后,吕调阳得到秘旨:“有大事勿专决,弛驿之荆州,听居正处分。”吕调阳感到很内惭,便多次上疏言病乞休。张居正回京后,神宗准吕调阳告病返乡。

万历七年正月,张居正上书,自嘉靖以后,偷安之习已遍于全国,有选士之方而不得一士,有育才之地而不获一才,上以此为礼下之虚名,下以此为应上之具文,朝野之间顿成暮气,据此应废各省书院为公廨。”四月上《肃离殿箴》帝备六宫,多宣索太仓银购珠宝,岁入则减于旧,岁出则浮于前,请量入为出,罢节浮费。八月上疏《减均徭加派》:“国初役法有里甲,均徭杂讯,自嘉靖量地记丁,诸役冗费名罢实存,有司追征如故,百姓苦之。”万历一一允旨,百姓口碑载道。

万历八年十一月,张居正建议对全国农田实行清丈,并采纳建昌知府许孚远创制的《归户册》:“以田从人,法简而密,用开方法,以经纬乘除,畸零截补,于是豪猾不得欺隐,而小民无虚粮。”这次通过全国农田清丈,查出农田比弘治时多出三百多万顷。张居正再缩短步弓,以求田多,只以溢额增赋,这既为国家增加了财政收入,同时又为农民减轻了经济负担。

万历九年四月,张居正上言淮凤苏淞,连被灾伤,徐宿间至以树皮充饥,或聚为盗。昔元末之乱亦起于此,当破格赈之。万历十年正月奏免天下逋赋,疏曰:带征逋赋,徒为民累,有司挪新抵旧,年份杂淆,小民竭旨膏,胥吏饱欲壑。甚者,不肖有司,贯好贪之,孰若尽蠲以施旷荡之恩。神宗采纳张居正建议,免除农民逋赋二百余万两白银。

张居正辅政的十年时间,是明朝历史上最为国强民富的时期。他为了朝廷统治集团的利益,不惜触犯当朝大官僚,大地主的私利,以至遭到统治阶级内部及皇亲国戚的仇视。万历十年六月,张居正卧病不起,自知天命将尽。六月二十日,一代名相长居正卒于任所,享年58岁。明神宗万历皇帝为之辍朝吊唁,赠上柱国谥文襄。

 张居正为国务、尊主权、严名实、一身治法严明,无意间中伤权贵无数,很多同僚与下属对他都怀恨已久。张居正死后,申时行、赵用贤、吴中行、沈思孝执掌内阁,他们结党罔上,排斥异己,首先将大内总管冯保参倒治罪。然后串通御史羊可立、李植、江东之等人参劾张居正在生前“以私构陷辽王,王妃讼冤,辽邸金宝,悉入居正家。”此本一上不竟触动了神宗亲思,遂下旨严加查办。

次年三月,刑部命司礼监张诚等人前往荆州籍没张居正家产,并夺其封诰赠谥,祸殃其八旬老母,罪及子孙亲眷。在抄没家产之际,张诚等人尽括张居正亲族所有,以至饿死十余人。其长子礼部主事张敬修不胜严刑,自缢而死。可怜一代名相的一生英名与改革成就,也随着官场朋党伐异,斩草除根的残酷现实灰飞烟灭。而最终留给后人的,只有一抹清泪、几声叹息。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